民国大间谍全文阅读

2019-06-25 07:14:52 来源: 衢州信息港

  报社对面的一座小茶馆里,身穿格子西装的王有山正和身穿长袍的王剑秋相对而坐。  “你有什么消息?有关军情还是有关政情?现在消息满天飞,有说锦州要大打的,还有说蒋委员长要下野的,什么样的消息都有,如果还是那些不靠谱的消息,趁早别浪费大家的时间。”  王有山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个陌生人这种卖新闻的消息贩子他见得多了,不过绝大部分还是捕风捉影的一些东西,真正有价值的消息可以说屈指可数。  “王先生,先别这么着急。我也姓王,王剑。说起来,咱俩还是同宗。”王剑秋一边套着近乎,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牛皮纸包,把牛皮纸包放在了桌子上。  “我先给你看样东西。”  王有山拿起油纸包,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摞法币,看数量大概有几十张。  “什么意思?”  王有山有点纳闷,本来以为是卖消息的,不过看样子,不像是卖消息,倒像是有求于人。  “很简单,王先生是华声报社的知名记者,所撰写的新闻在业内很有影响力,友山之名,在南京新闻界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此次前来,是想请王先生帮我写一篇文章。”王剑秋微笑着说道。  “找枪手?”王有山的脸上露出不屑的笑意,“那你找错人了,我王有山不吃这碗饭。”  “不,王先生,您理解错了,”王剑秋笑眯眯的说,“这个文章,不仅对我有利,对您也有利。”  “说说吧!什么文章,我给你半小时的时间。”王有山抬腕看了看表。  王剑秋不由的皱了皱眉头,按照原计划是要用研究新闻稿的名义,把这个王有山拖一整天的,但现在看,王有山根本不给自己这个机会。  那只有执行第二套方案,直接将王有山控制住。  “是这样,现在外界盛传校长下野,舆论上也对校长多有不利,不过我现在有确切的证据表明,张少帅拒绝了校长从南京出兵前往锦州的提议,并且将自己手下的嫡系部队部署在了津浦线一带。”  “哦?你有国防部的军事简报?还是有校长的亲笔信?”王有山的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  “都有!”王剑秋咬咬牙,一口承认。  “真的?”王有山的脸色开始认真起来,如果真的有这两样东西,那可是的大新闻,足够让自己在整个报界一炮打响,成为比肩范长江,徐英等名记的新闻界大咖!  “真的。”王剑秋很肯定的回答。  “拿出来我看看。”王有山脸上露出几份兴奋之色。  王剑秋摇摇头,开口道:“这个地方不安全,我们换个地方谈。”  “换地方?”王有山迟疑了一下,不过看上去,校长亲笔信的诱惑力实在太大,片刻后,他就点头同意了王剑秋的请求。  两人起身离开茶馆,半小时后,王剑秋领着王有山来到了中央路的一处民居里。  这是特务处的一处聚会地点,备选方案就是用大新闻把王有山引诱到这里,然后控制住。  “好了,到了。”  王剑秋推开门,站在门口,举手迎客。  王有山微微一笑,口称“多谢”,举步迈进房门。  就在王有山背身走入房间的一瞬间,王剑秋举起手掌,猛的向王有山的后颈奋力一击!  哪知道,就在手掌落到王有山后颈的一瞬间,王有山的身子突然一个前倾,王剑秋的手掌蓦然击空!  王剑秋微笑的脸瞬间凝固,因为,就在王有山身体前倾的一瞬间,他的后脚跟已经狠狠的砸在了王剑秋的下巴上!  王剑秋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王有山回过头,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弯腰抓住王剑秋的后领,将他拖进了屋子。  “跟了我这么久,真以为我没发现?”  王有山冷笑着,将王剑秋拖到屋子里,放在椅子上,然后从王剑秋的口袋里摸出一把枪和一根绳子,将他牢牢的绑在了椅子上。  紧接着,王有山又从王剑秋的口袋里摸出一个证件,打开后一看,顿时愣住了。  “黄埔在校生?”  王有山实在有点摸不着头脑,黄埔在校生跟着自己干什么?  王有山低头沉思片刻,突然想到,黄埔在校生是有资格看到军事简报的,并且有机会结识更高层面的官员,尤其是校长侍从室的那些亲密手下当然也有可能拿到校长的亲笔信。  因为王有山很清楚,为了缓解“不抵抗”的舆论压力,校长是有这个动机把自己的一些信件流传出去,这样就可以从侧面证明校长并非不愿意抵抗,而是张学良不予配合,从而缓解舆论压力,避免下野!  难道,这家伙是受了高层的指使,真的想要把消息交给自己,前段时间的跟踪,只是为了确认自己是否可靠?  想到这一点,王有山的脸色顿时阴晴不定起来。  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何必进门的时候向自己动手?  王有山盯着面前被绑着的这个人,实在摸不清楚他的身份,是真的有求与他,想要把自己打倒威胁自己,还是只是单纯的想要绑票?更或者,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不可能!  自己所作所为的,全部都是一个正常记者的所作所为,绝没有做过任何工作范畴之外的事情。  自己根本不惧任何调查,并且自己也有信心抗住任何刑罚!更不用说,自己在报界还有不少朋友,如果有人想要动自己,也得做好吃不到狐狸惹一身骚的准备!  算了,这个人还是留他一命,谅他以后也不敢再来找自己。  王有山站起身,打开门,刚要走出去,突然,额头传来一阵冰凉,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顶在了脑门。  “王先生,好身手!谁都想不到,华声报社的友山先生,居然还是一位国术高手!方某失敬了!”  一个冰冷的,似乎还带着某种尊敬意味的声音传来。  王有山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位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笑道:  “谬赞谬赞,当记者这行,不学点防身术,恐怕早就被绑架无数回了!”  

巴中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焦作好的治疗牛皮癣医院
吐鲁番好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