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道场 116、完成护身符

2019-09-24 15:52:23 来源: 衢州信息港

天和道场 116、完成护身符

张易书法和绘画造诣很深,往玉佩里输入真气,在玉石内部刻画出符文,虽然比拿着笔在纸上画画难得多,张易却能肯定刻画的,和看到的一模一样,结果不仅新玉无法承受护身符,特意去买来的老玉,同样无法承受,画到一半,玉就碎裂。

张易考虑过先后顺序的原因,护身符笔画被反复颠倒,发现,只要完成其中一个形状,应该是符文模块,玉符肯定碎裂。

张易撇开其他符文笔画,只画这个符文模块,结果还是如此,张易也想过是不是记错,随后又否定记错的可能。

当时搂紧王怡,可不是赚便宜的,心思放在观察符文上,是牢牢记住的,现在绝不会刻画错误。

刚好婉姐来虞京,看到张易书房桌子上那么多玉佩碎片,就在边上说:“有什么生气的事情吗?要把玉佩当成核桃玩。这块玉佩不错,值五万的,碎成这样,我捡个漏,拿两个碎块去请人磨成耳坠,还能值一万。”

婉姐看张易还是一动不动,站在阳台上朝外面看,就笑着说:“你近心情不好,不要闷着,我请你喝杯茶,你慢慢跟我说,说出来就好多了,这是风哥刚弄到的龙井,知道你喜欢绿茶,特意让我全带来,不要放多,只要两片,你就能品出不同。”

张易正在仰望星空,想着上次看到护身符里,符文外面也像星空一样无垠,忽然听到婉姐说不要太多,立刻想到整块玉佩就是星空,那么符文只能是很小的,自己每次用真气刻画的符文

天和道场  116、完成护身符

,占了玉佩一半的位置,相当于把王怡护身符的符文放大很多倍,而且为了比例协调,真气线条是又粗又大,因此玉石才炸裂。

张易想明白后,转身就跑回桌子上,翻找了一下,抓起一颗碎块,集中心思在里面刻画一个很小的符文模块,结果还是炸裂。

张易又从婉姐手里,接过一颗稍大的碎块,把符文又缩小几倍,用真气探入里面,画出更细更小的符文,玉石依然还是碎裂。

张易拿起一个碎块,牙一咬,索性再缩小,也没有立刻画,而是指引真气进入玉佩后,好像游龙一样在里面游走。

等真气深入后,就觉得真气虽然能够通过,却有阻碍的感觉,并不是太顺畅。张易想到关键,就把真气分散更小的细条,让流通更畅快,等真气终于运转流畅后,意念指挥着纤细的真气细条,才发现玉石空间变大很多,张易让真气继续分裂游走,体会玉石空间变大的过程。

而且随着意念集中在某一根真气丝上后,刚才还纤细的真气又放大到游龙一样。张易继续指挥真气分散,然后就盯着一根真气条观察,连着三四次变小以后,张易决定再试一次。

等张易指挥十几根真气丝聚集在一起,一次成型组成护身符形状后,结果星空安然无恙,张易知道怎么回事了。

张易意念没有退出来,又从星空中不停捕捉真气细丝,组成一个个符文,要看看更多的小符文,能不能还会炸裂玉石。

结果张易一直把刚才输入的所有的真气,都用来组成小符文后,就感觉在星空里,布满密密麻麻的星辰一样,根本不会炸裂星空。

张易知道原因了,炸裂就是真气太多了,画出的符文太大。玉石内部是有空隙的,真气是从玉石空隙里游走的,一旦符文太大,卡着孔洞成型,就会炸裂玉石。小符文就像人群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里,不会击垮楼群。

用极少量刻画符文,在玉石里,随便刻画多少都可以。如果用科学解释,就是真气组成符文时,不要切断玉石结构,小体积的符文能够从玉石间隙中随意游走,就不会炸裂玉石。

张易试着重新输入真气,这次输入很少,却没有打散,像墨浸宣纸一样,慢慢生长扩展成符文形状,这个符文比刚才要大多了,却比开始的小很多,结果也没有问题,而且这个大符文周围,很快有了一丝雾气,刚才画了那么多小符文,都没有发现雾气,这个雾气就和王怡的护身符一样,符文周围始终有雾气环绕。

张易知道自己模仿成功,睁眼看时,婉姐已经席地打坐,正在入静,面前的茶水早就冷了,一丝热气不冒出来。张易瞄了一下钟,发现已经到了半夜,自己把那一丝真气,也不知分裂出多少,画出无数的小符文,结果就是耗费五个小时左右。

婉姐看自己入定,她也没有动,应该还屏退其他人打扰自己,这才让自己不受打扰,一直深陷在玉石碎块星空内。

手头就这个碎块合适了,张易没有再输入真气,凭肉眼当然是没有区别的,张易知道这块不起眼碎块,已经变成护身符。

张易刚转身准备离去,婉姐已经醒了,对张易说:“张老师这下子有什么收获啊,欣喜都写在脸上了。”

张易就坐回茶座,对婉姐说:“你说的茶叶呢?我把一块碎片变成护身符,送给你,算你捡到大漏。”

婉姐接过碎块,确实没有碎,立刻说:“这个本来只够耳坠的,却有两个,被你弄碎了一个,我拿回去请人用黄金包成金镶玉,给风哥滴血后挂在身上。”

张易招手要回后说:“风哥才不会带金镶玉,你让他送一对好一点玉石,我帮你们刻成一对护身符,这个碎块还是给我继续研究吧,你一说,我才想起滴血的事情,我试着滴血看看,护身符不让其他人碰的,你还要找人金镶玉,难免要碰的。”

婉姐笑着说:“看来捡不到漏了,我现在就给他打。”也不管现在是半夜,直接就回房间打。

张易抓起桌上的裁纸刀,在手指上一拉,就割开一个很细小的扣子,然后滴了一滴血上去,很快就被玉石碎块吸收干净,这一滴血体积比玉石碎块还大的,居然被吃干净了,张易又挤出血,继续被碎块吃干净,张易拿刀又割了深一点口子,结果足足喂了八滴血,碎块才不再吸取。

张易握着碎块,把意念探入碎块里面查探,然后发现这个玉石星空中,真有不少闪亮的星星一样,搭建的那个符文,在星空中很醒目,好像发出金色光芒一样。

这是和王怡护身符一样的颜色,当时张易也感到王怡护身符的金色光芒的,应该也是滴血的原因,这个要留待以后继续观察了,张易现在要把护身符组件拆散开,确认这些组件的功能,这样就可以把总结好的平面符文,互相叠加,或者旋转叠加出更多的效果。

这一次,张易没有闭关研究,上午研究,下午传授新陪练练气功法,晚上训练高建峰,陆敏敏和丹妮三人,他们要参加今年的CFU比赛,张易训练他们,就是亲自和他们打,引导他们进攻,这种训练效果是的。因为他们所有手段都会落空,可以启发他们想出更多的进攻方式。

总政校希望张易在过年时间,和专家做一次讨论,关于上次符文论文的,被张易推后再说。不管玉符,皮符,还是纸符都离不开真气,没有真气也就没有符文。

专家不懂修炼,也不懂符文,和他们讨论不出什么的。张易推到暑假前,算是自己博士毕业答辩,到时候自己玉符应该也能有眉目,讲符文基础知识可以更深入一点。

张易也试着往自己玉牌上滴血,可惜玉牌不吸血,张易探入真气寻找,这里面也是雾气,更加的浓密,仿佛如实质,却没有找到任何的符文。张易原本以为那些黑斑是字体,后来发现就是迷雾,张易的真气进入探察,就好像进入一个无边无际的迷雾中,根本无法找到任何东西。

玉牌肯定有古怪,却不会是护身符,具体是什么实在看不出来。

秦风人在高家堡,派人送来一包玉牌,张易随手就画出五个玉佩,对婉姐说:“这是我刚做出来的护身符,你们一家刚好。”

保山治疗阳痿医院
嘉兴白癜风
石嘴山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的地址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网上挂号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