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策逆天五小姐

2019-06-26 02:25:08 来源: 衢州信息港

有*意&书#院 嘿嘿heihei168.com蔚明珠看到蔚瑾阳的家书,就回信问蔚瑾阳喜欢不,还把王灵娥以前有过一桩婚事,因为母亲的原因没成的事告诉了他。蔚瑾阳回信说姐姐看中的人总没错,一切就听姐姐的。有了蔚瑾阳的话,蔚明珠放心了,和王灵娥挑开了说,王灵娥一听就慌忙摇头说:“娘娘好意,灵娥心领了,只是蔚小将军前途无量,灵娥配不上,灵娥只求能嫁个平凡的人家就行了!洽”蔚明珠看出她还因为母亲和姐姐的事有些自卑,就笑道:“我说行就行,你只要说肯不肯嫁就行了。”王灵娥苦笑:“娘娘你别勉强蔚小将军,灵娥是真的觉得配不上他,他值得有更好的女子相配!钤”“你就是的女子!”蔚明珠诚恳地拉着她的手安抚道:“你和他的事我都知道,以前是你母亲和姐姐作梗……说到这,我还想请你原谅呢,如果不是我和皇上,你们一家也不至于如此,我做过的事我不后悔,就算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那样做。我对你母亲和姐姐没愧疚,对你却有愧疚,你就当我弥补你,同意吧!你放心,瑾阳这小子很听我的话,你嫁给他,以后他决不敢欺负你……”王灵娥还是有些迟疑,蔚明珠笑了笑说:“好吧,我也不逼你,等我找机会让蔚瑾阳回来,你们相处看看,要是觉得他不错,这门亲事你可不许再推……”蔚明珠说到做到,隔几天就写了封信给蔚瑾阳,让他回帝都一趟。蔚瑾阳大约也知道蔚明珠让自己回去的用意,兴冲冲地赶了回来,蔚瑾哲都成亲了,他的事还吊着,他心里也急呢!等回到帝都,蔚明珠把王灵娥的事全坦白了,蔚瑾阳没想到,这昔年说过的婚约,又重新提起了。他心里有些不舒服,可是在见到王灵娥后,和她相处了一天后,蔚瑾阳这点小小的不舒服没了。他对王灵娥说:“我才到北魏和欧将军学习一年,还有很多东西要学,暂时不想成亲。你要愿意再等我两年,这门亲事我同意了。要不愿意,我也不敢耽误你,我会让姐姐给你重新说门亲事。”王灵娥也知道蔚瑾阳的情况,知道他是有大志的人,想了想就羞怯地低头说:“我愿意等你!”蔚瑾阳放下了心,再看王灵娥就更喜欢了,这女子不骄不躁,比起她姐姐,胜了不止几个台阶,这门亲事他很满意。蔚瑾阳把和王灵娥说的话告诉了蔚明珠,蔚明珠一听就急了:“人家都及笄了,再等你两年,你不怕把人家养老吗?不行,既然两人都同意,就给我马上成亲。”“姐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有自己的想法。”蔚瑾阳现在了解蔚明珠,也不怕得罪她,直言道:“我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虽然我知道,我成亲你决不会委屈我,可是我是个男人,我不想靠你娶妻,我想凭自己的本事挣出一份功业,到时娶妻也心安理得,姐姐你就成全我吧!”蔚明珠一听也有理,想了半天,才勉强答应:“好,娶妻的事我不勉强你,可是你必须答应我,先和灵娥定亲。你也知道她家里的情况,我这是想让她安心。她既然以后要嫁给你,就不能一直在宫里住着,你明白吗?”蔚瑾阳一想就懂蔚明珠的意思,王灵娥以后要嫁给自己,这两年要是一直住在宫里,虽然说和皇上没什么,有心的人总会往歪处想,于情于理都不该住在宫里。他点了点头说:“行,我听你的,我们先定亲!”“嗯,定了亲,就可以理所当然地把她的嫁妆要回来了,这事你去出面。”蔚明珠坏笑道。蔚瑾阳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还是点了点头。次日,宗政墨在蔚明珠的授意下,下旨赐婚,蔚瑾阳一接了旨就拿着圣旨带着王灵娥去王家宗族要她的嫁妆了。有自己的未婚夫撑腰,未婚夫又是皇上的内弟,王家宗族胆子再大也不敢吞了她的嫁妆,老老实实地交了出来。王灵娥扬眉吐气,当即就要拿出钱来买个宅院,蔚瑾阳拦住了,说自己已经向蔚明珠借了钱,买了个宅院,说反正以后两人要成亲,这个宅院以后就是两人的家,让王灵娥先住进去打理着。王灵娥也不矫情,欣然应许。蔚瑾阳把王灵娥带到两人以后的家,王灵娥一看,这宅院虽然只是三进的院子,比起自己原来的家小了太多,可是一想到以后这家就由自己说了算,她满心欢喜,迫不及待地就开始计划怎么装饰了。等蔚瑾阳走前去看,这小小的宅院已经变了一个样,院子里里外外种满了药草,王灵娥献宝似地说:“蔚大哥你喜欢吗?我在宫里这些日子和商先生学过辨认药草,知道这些药材的价值,我想这些地方用来种花太浪费了,种了药材可以卖,我们也能很快还清欠娘娘的钱!”蔚瑾阳一听才知道王灵娥为什么种药草,他顿时就感动了,王灵娥本来可以用嫁妆帮他还钱,可是她顾忌蔚瑾阳的大男人心态,硬是没提,却想出这种方法。这让感动莫名,下意识就伸手抓住王灵娥的手说:“灵娥,这样你会不会太辛苦?其实你不用这样做的,姐姐虽然说借我钱,可是她不会真要我还的!而且,就算要还,我也不需要你赚钱,等我在军队里好好干,升官了这点钱就有了!”“我知道,娘娘对你好,可是蔚大哥不是那种会伸手要钱的人,蔚大哥的骨气是灵娥敬仰的,灵娥希望蔚大哥一直保持下去。灵娥累点不怕,这样有事做也充实!”王灵娥羞怯地说:“我在宫里这些日子,听白蘋,燕子说过娘娘的事,娘娘那么小就懂得做生意赚钱,灵娥不敢和娘娘比,只要学到娘娘一些东西,就足够了!蔚大哥别嫌弃灵娥就够了!”两人这一番交流后都懂了对方的心思,心贴的更近了。等送走蔚瑾阳,王灵娥就专门请了个老药师,教自己认药材。蔚明珠知道这事后还给她提了个建议,让她去庄子上租个几十亩地种药草,说她在宅院里种的这些太少了。王灵娥一听觉得有理,既然自己要往这方面发展,做大点更好,她拿出嫁妆去城郊租了几十亩地,全种上了药草。蔚明珠怕王家宗族又打她的主意,专门叮嘱蔚瑾哲照看着点,蔚瑾哲就让士兵每天都去她的租地巡逻,周围想趁机偷鸡摸狗的人看到这架势,谁也不敢轻举妄动,都怕惹上官司。时间久了,还有人以为这是官家的田地,更没人敢打这些药材的主意。外人倒是防住了,可是王灵娥的姐姐王灵韵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知道了蔚明珠给王灵娥弄了这桩好亲事,就厚着脸皮上门借住,王灵娥狠不下心就让她住了。没想到王灵韵住进来没几天就宛然以女主人的身份指使丫鬟做事,这还不说,三天两头变着花样和王灵娥要钱买衣服胭脂水粉,王灵娥开始还想着姐姐没几件好衣服,爽快地给了。可是王灵韵越来越过分,自己什么事都不做,每天就是打扮的花枝招展上街,买了衣服开始买首饰,掏不出钱就打着蔚家的名义赊账。等人家追帐的上门要钱,王灵娥才知道这事,气的发抖。她的钱都拿去投资药材了,哪有这么多闲钱帮她付首饰钱啊。被追的急了,王灵娥欲哭无泪,只好厚着脸皮去找孙文秀借,孙文秀一问是这回事,也帮她急了,劝道:“你姐姐这样留着也不是事啊,迟早要把你搬空,你还是小心点吧!”王灵娥狠不下心,王家就姐妹两相依为命,把姐姐赶出去的事她做不出来。可是这追债的事还没歇息几天,王灵韵又弄出了别的事,原来她嫌这宅院太小,又见自己欠账王灵娥都有本事让孙文秀拿钱还,胆子就更大了,这次竟然是去赊账买了个大宅院,回来还得意洋洋地对王灵娥说:“你傻啊,你夫君的姐姐是皇后,你却住这么破的宅院,这不是给她丢脸吗?我现在给你买了个大的,回头你进宫向她要钱好了。赶紧收拾一下,明天我们就搬过去!这宅院我也给你找了买家,人家明天就来看房子!”王灵娥傻了,没想到姐姐这么过分,这宅院别说不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也不能允许她这么横行啊!王灵娥一气之下,也不怕别人怎么说自己,把姐姐的东西收拾了就把她赶了出去。王灵韵没想到妹妹这么绝情,在外面大骂,骂到后面什么过分的话都骂了出来,说王灵娥和皇上私通,这宅院是皇上买的,越说越过分。王灵娥在屋里听着都被气哭了,又不会和她出去对骂。正着急,孙文秀来了,带来了两个侍卫,把王灵韵堵住嘴就拖走了,孙文秀对围观的解释说王灵韵脑子有问题,送到太医院去看看。这一去,王灵韵就没能再出来,蔚明珠让人把她和几个疯子关在一起,没几天,王灵韵老实了。蔚明珠征的王灵娥的同意,把她送到了一个尼姑庵,终生不能出来。至此,王灵娥的生活才恢复了正常,两年后如愿嫁给蔚瑾阳时,王灵娥都算一个小富婆了。成亲一年王灵娥就给蔚瑾阳生了一对孪生子,夫妻恩爱,和和睦睦地守着自己的宅院过小日子。***过了年后,春暖花开,蔚瑾瑜的夫人孙文秀都显怀了,大着肚子去宫里和蔚明珠商量白蘋的婚事时,蔚明珠看着她的肚子,摸了摸自己还平坦的肚子羡慕地说:“嫂子都要生第二个了,我怎么还没动静啊!”孙文秀安慰道:“别急,商先生不是说你身体很好吗?总会有的!”提起这事,蔚明珠就沮丧,她都戴了商榷给的香囊几个月了,身体倒是一天比一天好,可是就是不见怀上,莫行风都等不及了,说她再怀不上,他们就要带邵儿走了,总不能一直等吧!莫行风是好动的人,这些日子留在帝都给宗政墨训练士兵都腻了,如果不是当初承诺要等蔚明珠怀上再走,估计早悄悄带着邵儿溜走了。孙文秀现在和蔚明珠处的如同闺密,见她烦恼,就低笑道:“你也让皇上多努力下啊,别让他每天在御书房呆那么久!”蔚明珠脸红了,私房话总不好告诉孙文秀,她和宗政墨自武祐闹事后有段时间如胶似漆,可是毕竟那么多国事,宗政墨一段时间后又忙的不可开交,蔚明珠有次都气恼地说:“国事……国事,你一天那么多国事,是不是非要到生离死别时,才知道我的重要啊!”宗政墨也无奈,见她生气,就搂着她说:“要不把皇位传给蔚瑾瑜算了,反正他们家已经要生老二了,他有的是时间,我卸了皇位,就陪你找个地方,咱们天天努力,争取多生几个!”“滚!”蔚明珠无语地瞪了他一眼,自家父亲为了他的帝业退隐了,三叔也回乡了,现在就蔚瑾瑜和四叔,好不容易蔚家才有几天安稳日子过,要是宗政墨真这样做,那不是又要把蔚家推到浪尖上吗?何况蔚瑾瑜也不是做皇上的料,他性格温和,虽然足智多谋,却不够果断,这皇位能做几天啊!“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倒给我说说,我一天处理那么多国事,哪还有精力陪你啊!”宗政墨苦笑,他何尝不想再有孩子,可这是天意啊!蔚明珠眼睛一转,嘲讽道:“我倒奇怪了,以前你父皇也处理国事,回来还有精力陪了一个又一个,你就我一个,怎么就没精力陪呢?这要给你娶很多妃子,难道你就有精力了!”说着说着,蔚明珠的话就变味了,有些蛮横地揪住宗政墨的衣襟叫道:“你老实说,是不是一天对着我腻了,要是换了别人你就有精力了?”呃……宗政墨这冤枉啊!他也想不通,父皇以前怎么那么多精力应酬那么多女人,他自己一个都累,难道父皇有什么秘诀不成?宗政墨寻思着,突然想起以前那些太医不时给父皇弄些神神秘秘的补药,他自己以为以前中过蛊,对这些补药都是敬而远之,也就没人敢在他面前提,难道自己也需要弄些补药?宗政墨想着就无语,他内力深厚,又是壮年,如果现在就需要补药,那老了……他不敢再往下想,摇摇头走了。这念头却驻扎在心里,宗政墨毕竟脸皮薄,再怎么想也不好意思问人。小魏子察言观色,虽然有几分揣摩出宗政墨的意思,皇上没表态,也不敢擅自做主,只温婉地提示御膳房的御厨,说皇上操劳过度,可以适当地加点药膳。御厨也不敢做主啊,就弄了些温补的药膳,说来也巧,次弄就被商榷看见了。商榷一见,再联想到两人为孩子焦急的事,就忍着笑指点了御厨几句,御厨懂了,以后做的药膳都炖好了把主材去掉,又放了一点无关紧要的材料送去。宗政墨喝了味道很好,精神也好多了,御厨得了赏,也不忘商榷的指点之功,把赏赐都拿去孝敬商榷了。商榷哪看得上他的赏赐,他这也是做好事,好早点离开皇宫,去过逍遥的日子。等把白蘋嫁了,宗政墨看蔚明珠情绪低落,就听商榷的劝,把国事推给了蔚瑾瑜,带蔚明珠出去散散心。蔚明珠这还是次和宗政墨出游,一听心情就好了,两人都是当世高手,出门侍卫随从一个都不带,一匹马,两个包袱,悄悄离开了帝都。“我们去哪啊?”蔚明珠问道。宗政墨笑道:“你不是一直想出来吗?怎么出来了又不知道去哪?”蔚明珠就叹了口气说:“以前想过出来要去很多地方,这真出来了,又不知道去哪!我不管了,都听你的,你说去哪就去哪,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是狗啊?”宗政墨搂住她,下巴歇在她肩上,只觉得只要和她在一起,怎么腻歪都舒服。“贵的狗!”蔚明珠促狭道。“那你就是狗娘子了!”宗政墨也不伤脑筋,放开马缰随马自己跑。暖洋洋的阳光晒在身上,什么国事,什么烦事都不用管,两人开始都有些不习惯。随马跑到下一个城镇,找了家客栈落脚时,宗政墨笑道:“怎么感觉比在宫里还累啊!”蔚明珠给了他一个白眼:“你就是贱皮子,先休息一下吧,天黑带你出去转转,你就不累了!”宗政墨双手枕在脑后,躺在床上看着她:“哦,难道娘子比我还知道民间玩乐的地方吗?”蔚明珠看到他揶揄的眼神,腾地想起当初他让自己去楼子里见他的事,就欺身上来压住他:“宗政墨,你给我老实交待,当初楼子里你经常去吗?那里面有没有你的相好啊?”宗政墨失笑,旧事重提,他也想起了戏弄蔚明珠的事,煞有其事地点点头说:“当然有,否则我去干嘛?”“那是谁啊?怎么没下文了,你做了皇上,不是该把她娶进宫吗?”蔚明珠顾不上吃醋,先好奇地问道。“你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啊,什么落难才女遇到真命天子,苦尽甘来的事只有戏文里才有,在我身上,那是决不可能发生的!”宗政墨点了点她的鼻头,笑道:“我去不是你想见我吗?我当时就好奇,蔚大将军的这个五小姐,做生意已经是匪夷所思,那种地方敢去吗?所以试探你而已,没想到你还真去了!”“哼,我才不相信,一定是你的借口!”蔚明珠嗤之以鼻:“我进去时那女人都脱的快完了,我要不去,谁知道你会做什么啊!”“那你觉得,我碰那些女人不应该吗?”宗政墨咬着她的耳朵低低笑道:“难道你还指望我为你守身啊?我那时可不知道会遇到你……还被你吃的死死的……”蔚明珠脸红了,自己认识宗政墨时他就是有些邪气的,外表冷漠,实际上却是匹腹黑的狼,他就算吃了那些女人,自己当时也没权利过问。何况,这些皇子谁没有个风流史啊,要是纯洁如纸,那就是异类,说来她也不会信的。“那些女人比我……怎么样?”她问出这话,脸就更红了。宗政墨见她羞得把脸埋到自己怀中,说不出为什么,这样子就让他心痒痒的,他沉吟着,唇边就泛起一个坏笑,迟迟疑疑地说:“你都见到了……她们很主动……珠儿,要不我们试试,这次你主动……”“混蛋……你拿我和她们比啊!”蔚明珠顿时怒了,伸手一撑床就想跳起来。宗政墨一把搂住她,压在了自己身上,附耳在她耳边低低说了一句什么,蔚明珠更加面红耳赤,摇头:“不要……我才不做这么丢人的事!”“试一下啊,你不是很想再要孩子吗?也许这次就有了!”宗政墨极力诱惑道。蔚明珠迟疑了,宗政墨一见可行,就耐心地教起来,帘帐不知道何时被放了下来,半明半暗的光线更加刺激人,蔚明珠忘记了出去玩的事,在宗政墨的教导下开启了一个新的世界……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两人一个城镇一个城镇地游玩,渐渐适应了这种生活,都玩的乐不思蜀了。三个月后,蔚瑾瑜拍韶于找到了他们,说孙文秀要生了,他要回去陪孙文秀,让宗政墨赶紧回去管国事。韶于还说孙文秀这次怀的是双胎,蔚瑾瑜怕有危险,早准备了几个稳婆。除了这事,还有一件更重大的事,商榷找到了莫小风,这小子和别人相处不好,可是却很喜欢邵儿,每天都和劭儿一起玩。可是前两天不知道怎么,邵儿全身长满了疙瘩,商榷说是中了毒,正给邵儿隔离医治呢!蔚明珠一听就坐不住了,催着宗政墨赶紧回去。宗政墨也怕自己的儿子有什么闪失,赶紧收拾了就赶回去。三人紧赶慢赶,五天后回到帝都,蔚明珠一进宫就迫不及待地赶去看邵儿,一进门就看到邵儿好端端地坐在床上,除了脸黑了些,看不出有什么大碍。“商大哥,怎么回事,我不是听说劭儿中毒了吗?”蔚明珠见莫小风躲在莫行风身后,邵儿没事,她也不好意思怪莫小风,就问商榷。商榷笑了笑说:“别急,是小风他给邵儿吃了他找来的果子,那果子是有毒,却也是圣物,以后邵儿都不惧毒了!”“对,还有很多好处,你试试就知道了!”莫行风帮腔道:“这小子是真喜欢你家邵儿,有这样的好东西也不孝敬我,却给了邵儿……”蔚明珠半信半疑,伸手搭到了邵儿手上,邵儿露出两颗小牙对着她笑:“娘……娘……”蔚明珠顾不上看他卖萌,专心把脉,一把之下就惊讶地看向商榷,自家邵儿体内有股灵力流传,任督二脉也通了,这样的身体就像一块未经打造的灵玉,只要点拨的好,他以后的成就在大多数人之上,甚至超过自己和宗政墨。“放心了吧!”商榷笑道:“一颗果子抵别人几十年的努力,算起来,小风可是邵儿的恩人那,以后你家两口子也不用担心后续无人了,有劭儿帮你们顶着,你们想去哪逍遥就能去哪逍遥。”“说到这,我看着明珠这出去一趟收获不小啊,长胖了,更漂亮了!”莫行风打趣道。商榷的目光就在蔚明珠身上转了一圈,忽地笑道:“娘娘,来,我帮你把把脉……”蔚明珠正要走过去,小魏子匆匆忙忙跑进来叫道:“商先生,蔚相请你去相府一趟,说蔚夫人生了,孩子下来一个另一个怎么也下不来,让你赶紧去看看!”“啊……那我们赶紧过去!”蔚明珠抱着邵儿催着众人赶到蔚家。进去就见到蔚廉用紧张地站在院子里,一见蔚明珠就舒了一口气叫道:“明珠,你赶紧去看看你嫂嫂,可不能为了给我们蔚家生孩子丢了命啊!”蔚明珠知道孙文秀从进门就孝敬父亲,蔚廉用早把她当自己的女儿了,闻言上前把劭儿塞给父亲,说:“我先进去看看!”商榷已经抢着进去了,莫行风在旁边嘀咕道:“商榷可怜啊,一代毒医什么时候沦落成稳婆了!”宗政墨给了他一下,笑道:“救人如救火啊!你要想,救下这孩子和蔚夫人,说不定你又多了两个徒弟了!”“别,我有邵儿就够了,其他的再怎么出色也无法超过他,我何必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呢!”莫行风给了他一个白眼。两人在外面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里面商榷给孙文秀扎了几根银针,一会,孩子顺利地生下来了。一个稳婆把孩子抱去洗,另一个稳婆却叫起来:“不好了,大出血了……”这话传到外面,蔚瑾瑜紧张地脚一软就跪了下去,莫行风嘿嘿笑起来,对宗政墨说:“看到了吧,生孩子有什么好的,你看堂堂相爷大人都被吓的跪下了,要是你,说不定也一样!”宗政墨也被蔚瑾瑜这一跪吓了一跳,不过想想也正常,蔚瑾瑜就这一个夫人,和孙文秀的感情一点也没比自己和蔚明珠少,要是换了自己,蔚明珠生死未卜,他也紧张。才想着,就听到里面有人又叫道:“不好了,娘娘晕过去了!”呃,宗政墨这次几个箭步就冲了进去,产房里血腥味很重,他一眼看到蔚明珠软在地上,就抢了过去,把蔚明珠抱了出来。“先掐她的人中……”商榷吩咐了一句又赶着处理孙文秀去。宗政墨半抱着蔚明珠掐她的人中,一会蔚明珠慢慢醒了,宗政墨失笑:“人家生孩子你紧张什么,有商榷在,你还怕出事吗?”蔚明珠虚虚地笑了笑,蔚瑾瑜已经恢复正常了,上前说:“皇上先把明珠送回她房间休息一下吧,我让人送点吃的过去!”宗政墨就把蔚明珠抱到她以前住的房子,韶光赶紧去厨房把人家准备给孙文秀吃的糖鸡蛋送来给蔚明珠,蔚明珠一见就慌忙摇头:“抬出去,不吃……呕……”她话还没说完就呕吐起来,韶光吓得赶紧端了出去,一个丫鬟见状赶紧进来清扫。蔚明珠拉着宗政墨说:“抱我出去,我闷的慌……”宗政墨无奈,只好把人又抱了出来,对韶光说:“你去看看商榷,那边处理好了让他过来给娘娘看看,这好好的怎么又晕又吐的!”韶光依言去请商榷,宗政墨抱着蔚明珠坐在院子里,蔚明珠看着昔日熟悉的一切,想到在这院中发生的事,感慨地说:“阿墨,每次来到这里,我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总觉得一切开始于此,也会结束于此……”“那也正常,这是你家,你对它有归属感,希望能在这个家生老病死吧!”宗政墨笑道。“落叶归根?”蔚明珠笑了笑:“那你呢,什么地方让你有归属感?”宗政墨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一下:“有你和邵儿在的地方,都会让我有归属感!我是别人的皇上,我更是你们的依靠!”蔚明珠笑了,伸手搂住他的脖子:“那以后我的家就是你的家,这里你要有归属感……”两人互相凝视着,连商榷进来都没发现。商榷咳了一声说:“先恭喜娘娘,你又多了两个小侄子,蔚夫人也没危险了!”“商榷,你来了,来,帮明珠看看她怎么回事!”宗政墨自然地抬头叫道。商榷上前,蹲下来给蔚明珠把脉,一会笑道:“我的猜测是对的,呵呵,恭喜娘娘和皇上,你们又有孩子了!都两个月了……而且,还是双脉……”“啊……”蔚明珠和宗政墨都呆住了。宗政墨愣了一下,不知道怎么想到了刚才蔚瑾瑜那一跪,脸都白了:“她……那她不是会和蔚夫人一样……不行啊,莫行风、商榷,你们不能走,等明珠安全生下孩子,你们才能走!”呃,商榷和莫行风一听就哭笑不得,这还有完没完啊,等他们怀上孩子,还要等他们生下孩子……莫行风脸就沉了下来,给商榷使了个眼色就自己先走了出去。这边,蔚明珠还沉浸在自己有孩子的喜悦中,没发现这异样。蔚廉用得到消息就赶紧跑来恭喜宗政墨,蔚瑾瑜才忙完孙文秀的事听说这事又赶着过来恭喜宗政墨。一片混乱中,等众人从这喜悦中平息下来,才发现商榷,莫行风还有邵儿都不见了。一找,只找到商榷留的一张纸条,说他会计划着,等蔚明珠生产时再来看看。宗政墨看到纸条,知道自己的话把两人吓走了,他也无可奈何,只能相信商榷比莫行风守承诺,他说到就一定会做到的。**时光如梭,一晃七个月过去了,蔚明珠的肚子大的惊人,每天宗政墨都是匆忙处理完国事就赶回来陪她散步。他小太监似地扶着蔚明珠的手在御花园里走着,蔚明珠走累了,他又小太监似地蹲身给她捏已经肿胀的腿。蔚明珠肆意地享受着,周围百米外,小魏子和韶光远远跟着,对宗政墨这奴仆的样子都习惯性地视而不见,还自己安慰自己,这在朝上威严的皇上,这奴才般的一面只有他们能看到,是几生有幸啊!大同在宗政墨和一干能臣的治理下国泰民安,那些别有心思的人在这样的局面下也翻不起什么波浪,本想在后宫安插人,也在蔚明珠一胎就怀了两的现实下灭了。皇上都说了,他子嗣不单薄了,让他们别再动这脑筋,他们不怕死才敢往这刀口上撞,很多人就收敛了心思,老老实实地做人做事。“小七家生了个郡主,小七说周岁就带来让我们看看,这下好了,邵儿有妹妹了!”宗政墨边给蔚明珠捶腿边说。蔚明珠摸了摸自己的大肚子,笑道:“我一直没问你,你想我这胎给你生个皇子好呢,还是公主?”宗政墨暗暗撇了撇嘴,几个太医都对他说娘娘这一胎一定是两个小子,蔚明珠自己喜欢女儿,他自然不能说让她不高兴的话,就道:“一个皇子一个公主好了!这样我们也儿女双全!”“不要,我四叔母就是生了一男一女,结果被我祖母说不吉利,我要就生一对女儿,要就生一对儿子,才不要一男一女!”蔚明珠心有疑虑的是,民间里有传言,如果生鸳鸯胎,其中一个必死。她辛辛苦苦怀孕了这么久,决不想失去任何一个。宗政墨哪知道她这种想法,不以为然地说:“那你四叔母家的两个孩子都好好长大了,也没见你四叔怎么样,可见那些话不足为信!”话虽然这样说,蔚明珠还是担心,自己算了算时间说:“我都快生了,商榷他们也不见来,我都好久没见邵儿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别急,我已经让韶于去找了,应该很快就有消息。”宗政墨虽然说着安慰她的话,心里还是七上八下。蔚明珠这肚子,比起孙文秀当时大了一个倍,孙文秀都难产,他担心蔚明珠过不了这一关。下次不生了……宗政墨无法想象每次蔚明珠生产都要这样提心吊胆,这比什么都让他觉得受罪。眼看商榷他们一点消息都没有,宗政墨都要发火了,这两人不会玩的忘记了这事吧?宗政墨正暗自在心里想着怎么动用手段把这两人逼出来,突然感觉手中蔚明珠的脚抽搐起来,抬眼一看,蔚明珠痛的脸都扭曲了。“阿墨……我怕是要生了……”啊,虽然已经有了充足的准备,可是因为商榷没来,宗政墨心里还是没底,闻言就惊慌地站起来:“我先送你回去……韶光,赶紧找稳婆来,娘娘怕是要生了!”宗政墨抱起蔚明珠飞奔回宫,还在路上,蔚明珠裙子就湿了。韶光赶紧让小魏子去通知稳婆,自己又找人通知蔚相,一通忙乱,等稳婆赶到,蔚明珠已经痛的要死,紧紧抓着宗政墨的手不放:“阿墨不准走,我怕……”难得蔚明珠说自己怕,宗政墨一想到当年生劭儿自己也不在她身边,就不顾稳婆说产房不吉利的话,留在了产房里。燕子闻讯赶来,见状就把韶光拉出去问道:“商榷怎么还不来,不是让韶于,江浦去找人了吗?要是赶不到,娘娘出什么意外怎么办?”韶光也急啊,让燕子照看着,自己又赶紧出宫去找人。蔚明珠一直熬到晚上,才生下个孩子。稳婆一见就高兴地叫道:“皇上,是个小皇子!”宗政墨哪有心情去看生了什么,心疼地给蔚明珠擦汗,冷汗都把她的发湿透了,她的肚子却还鼓的惊人。“赶紧接生,别废话!”他骂了一句,那几个稳婆悄悄吐了吐舌头,安静下来又帮蔚明珠接生。这又是一番折腾,熬到半夜,蔚明珠的孩子还是不下来,她已经气息奄奄了,抓住早已经被自己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宗政墨的手语不成调地说:“阿墨……我……我怕是不行了……以后,你……”“住嘴,你不会有事的!”宗政墨一声喝又觉得自己语气太爆,放柔了声音说:“乖,别乱想,你不会有事的……”蔚明珠恍恍惚惚听着他安慰自己,意识飘远了,朦胧中又回到了冷宫,宋茹丹拿着剑来剖自己的腹,她已经八个月的孩子血淋淋地被抱了出来……“不要……”蔚明珠心如刀割,看着宋茹丹取出来的孩子对着自己忽地一笑,张着没牙的嘴叫道:“娘……我还会和你见面的……”“孩子……”蔚明珠猛地一扑,朦朦胧胧中听到有人叫道:“生了,是个小皇子……啊,怎么还有一个……”“那是我的孩子,我知道,他来和我见面了……”蔚明珠心下大喜,眼泪就流了出来……朦胧中,看到有个银发的女人飘过,不知道从何处传来了一个声音:“蔚明珠,你解放了我,也解了你孩子的血咒,因为你的善举,她得到了一次轮回的机会……以后你好自为之,记住,少杀戮才能保她平安长大……”那声音渐渐飘远,蔚明珠感觉自己肚中的孩子气息微弱,就下意识地叫道:“阿墨……救我……救救我们的孩子……”宗政墨见蔚明珠失血过多,气息奄奄,而该死的商榷还没到,一时发狠,伸手拿过匕首,把自己的手腕割开,将手臂贴到蔚明珠唇上。蔚明珠只觉得一股热流流进焦渴的口中,就贪婪地吸吮起来。几个稳婆都惊讶地看着,忘记了蔚明珠肚中还有一个孩子。这时,韶光跌跌撞撞地冲进来:“皇上……娘娘再坚持一下,商先生来了!”她话还没说完就脱力地跪倒下去,宗政墨听到商榷来了,舒了口气,叫道:“赶紧让他进来!”一会,商榷飞跑进来,也是一头一脸的汗,一进门看到蔚明珠的样子,二话不说,上前挤开稳婆就往蔚明珠口中喂了一颗紫色的药丸。“我不是故意耽搁的,实在是就算有误,没想到娘娘会怀了三个……按我的估算,娘娘至少要十天后才会生!”商榷匆忙解释了一下就催着稳婆赶紧给蔚明珠接生。这次蔚明珠有了意识,配合着稳婆的话用力,一会,一个猫一样的小婴儿钻出了头。商榷一见舒了口气,等孩子一抱出来,他就接了过去,看是个女婴,就舒了口气。再查看了头部,见她黑发间有道印痕,就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蔚明珠。这孩子是应劫而生,如果早一刻出生,是个男子,只怕以后是邵儿的敌人。可是她本该是男子,为什么会变了呢?他想起自己遇到的一个大师说的话,又下意识地看了看宗政墨,见他手腕还滴着血,就笑了。阴差阳错,宗政墨此举或许就是改变这女娃命运的锲机,天意如此,实是人力所不能想,就顺其自然吧!**三个月后,蔚明珠已经恢复了健康,抱着自家的小公主接受百官的祝贺。她一胎生了三个,两个皇子,一个公主,这小公主比两个哥哥羸弱,蔚明珠照顾的比较多。宗政墨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蔚明珠生产时气息奄奄的样子吓到了,不是很喜欢这个小公主。蔚明珠在看到小公主头上的印痕时,明白这是前世和自己无缘的孩子,对她愧疚之余更多的是怜惜,见宗政墨不喜欢她,心下也有点心虚,不敢明说这孩子自己前世亏欠她,要宗政墨善待她一点。只隐晦地说道:“阿墨,她是我们的孩子,小孩子都是很敏感的,你对她好不好她都知道,你也不想将来孩子长大了和你生分吧,所以对她好点吧!”宗政墨不想蔚明珠伤心,对这孩子就好多了,小公主慢慢就很粘他,哭时非要宗政墨抱才肯停,还好其他两个哥哥也不和她争,宗政墨倒也不那么累。如今儿女双全,宗政墨又怕了生产的危险,生怕蔚明珠再怀一胎又弄出三个,悄悄和商榷说,让他弄种药让蔚明珠再也不会生。商榷当时就和他急了,骂道:“不会生你想生,这会生了你又嫌太会生,你知道不知道,是药三分毒,娘娘为了生孩子没少担心,想方设法,求神拜佛,你又不是不知道。得,你要真体谅她,干脆不用她吃药,我找给你吃算了!你吃也一样的效果。”宗政墨想了想说:“行啊,你找药给我吃吧,反正我也不会和其他女人生孩子,我吃就行了!”商榷无语,拗不过他,还真找了绝子药给宗政墨吃,宗政墨没有犹豫,当着他的面就把药吃了。商榷都很意外,还以为宗政墨做不到呢!蔚明珠知道后,只说了一句:“你何苦呢?”他是一国之皇,要是被人知道吃了绝子药,蔚明珠可以想象人家会怎么说自己。她是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却不愿意人家非议自己的夫君。宗政墨不在意地说:“够了,我们现在有四个孩子,这足够了!以后等邵儿长大,我们就继续我们未完的旅程去,上次你不是说想去看看大海吗?我带你去……”宗政墨不是说说玩,他上次陪蔚明珠出去,听那些走南闯北是商人说海那边有很多国家,就动了这心思,想打造一只超级大船,带着蔚明珠和几个孩子出去见识一下。他说世界如此之大,应该让孩子们也去看看,不是只有南齐,北魏的天下就是一切,外面的世界很大,他们的心胸也应该宽广,别总局限在争权夺利之上。这或许就是前世宗政墨做了首富后却销声匿迹的真实去处,蔚明珠无法知道前世宗政墨到底怎么生活,却觉得这一世他的生活自己能参与进去就行了!有夫如此,还求什么呢?蔚明珠觉得,自己这一生也足够幸福了……不求生生世世,这辈子能这样平平安安到老,够了!***亲们,这章完就是番外正文全完结了,感谢一直追文的亲们,希望继续支持风。又及,风开了新文《千金嫡女,弃妃不愁嫁》有兴趣的亲们可以过去看看,希望在新文的连载中能有亲们继续陪伴!再次感谢大家一路相随,O(∩_∩)O谢谢!

防城港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茂名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好
湘潭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