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奇幻世界成祖神 第二百三十九章 左将耿炀

2019-10-15 12:30:10 来源: 衢州信息港

在奇幻世界成祖神 第二百三十九章 左将耿炀

一“踏踏踏……”

一连串的马蹄声响起,无边的哀伤充斥在这条街道的每一个角落。从酒楼中出来的食客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一丝不详在心中快速蔓延,好似这哀伤之中透着无奈的杀意。

跌跌撞撞的男子下意识的打了个酒嗝,看着前方的重影皱起了眉头。

声音越来越近,宛如一道雷霆在耳边狠狠的炸响。

“啪”

长鞭不知从何处飞来,对着那披头散发满身酒气的男子狠狠抽了过去。

男子双目中闪过一丝错愕,紧接着脸上便传来一阵刺痛之感。

一名红衣红甲的中年将领双目中泛起浓浓的杀意,伸手一拍马背,整个人飞向天空。不假思索的伸手将那男子一把提起,好似那择人而噬的猛兽,张开血盆大口露出了锋利的獠牙。

马蹄声聚然停止,数十名红衣红甲的将士同时看了过去。

杀意更加浓厚了几分,四周围观的人尽数摒住呼吸,死死的盯那将领以及男子。

“左将军、耿炀”男子的头发飘动了几下,看着死死抓着自己衣领的中年将领嘴角泛起一丝嘲讽。

伸手摸了一下自己脸上的鞭痕,紧接着便是那放肆的笑声:“来、这大好的头颅就在这里,左将军想要,尽管拿去”

说完还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脖子,笑声中夹杂着无尽悲凉以及丝丝解脱之感。

耿炀死死的捏着男子的衣领,双目泛红对着他一声暴呵:“你真当我不敢杀你吗?”

“求之不得”男子冷冷的回复着,眼前中充满了坚定和解脱。

耿炀心中的怒火突然大盛,下意识的伸手狠狠的一推。

男子脚步一个踉跄,重重摔倒余地。

不等男子反应过来,便见一柄利剑出鞘,指向了自己的咽喉。

看着剑身之上折射的耀眼光芒

,男子情不自禁的用手遮挡,一双眉毛也同时邹起了起来。

“将军”数十名将士见耿炀手持利剑指着摔倒在地的男子同时一声暴呵。

耿炀的一丝理智在将士们的暴呵中回归,停下了即将刺下的利剑,伸手往那些将士们一指:“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些是什么”

声音宛如从九天之上狠狠劈来的一道惊雷,将众人脑海炸的一片空白。

无数目光顺着耿炀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由得同时一呆,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只见那些红衣红甲的将士们,身上缠着白绫,双目中泛着心死般的哀伤。

白绫?脑海中浮现出这两个字,一丝不详快速蔓延开来。好似凭空出现的乌云,遮住了天空中的烈日。

“十日前我三万左军将士浴血奋战,却不想中了幽族的埋伏。其中两万将士喋血杀场,重伤三千,轻伤者不计其数”耿炀用利剑指着倒在地上的男子大声说着。

紧接着话锋一转,对着地上的男子喝问:“易硕、你是否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

“左军?”易硕目光恍惚,脑海中浮现出无数幅画面,神情逐渐复杂起来。

画面消散,目光直视耿炀,紧接着便是一声大笑:“我的头颅就在这里,如果你想要那就拿去”

“好、你既然求死那本将就成全你”耿炀咬牙切齿的回复着。

数十名将士见事情即将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慌忙一声大喝:“将军三思”

“三思?好一个三思。我左军两万喋血沙场的将士可成有三思的机会?若不是此人,事情何至于发展到这个地步。二十年、本将整整忍了他二十年”耿炀越说越激动。

心中的怒火到达了一个零界点,随着一个字的落下,手中的利剑狠狠刺向了易硕的咽喉。

见利剑刺来,易硕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脸上浮现出解脱之感。

一道光芒闪过对着利剑迎了上去,紧接着便是那四射的火星。

“无端杀人,这就是玄鸟城处理事情的风格吗?”声音从酒楼中传来。

众人下意识的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根权杖散发着幽光。幽光之后,是一名身披黑袍的少年身影。

奥古斯丁走向前去,目光从易硕的身上移向耿炀:“滥用私刑,看来玄鸟城也不过如此”

“大胆、竟敢诋毁我玄鸟城”不等耿炀出声,数十名骑在战马背上的将士同时暴呵。对于易硕他们畏首畏尾,但对于这不知身份故弄玄虚的少年却没有半点顾忌。

听着声暴呵,身上的气势毫无保留的蔓延开来。脑海中的黑暗宝典不停的翻动着,将本来属于高级魔法师的气息再次提升了一分。

数十名将士只感觉眼前的情形大变,好似那狂风暴雨中的一叶扁舟,双目中泛起惊恐的神色。

“巫者”一声惊呼从众人的口中发出,不敢置信的目光不停的闪烁。

耿炀看着奥古斯丁,手中的利剑泛起光芒,紧接着用剑尖指了过来。

“踏踏踏……”

清脆的马蹄声打断了这即将爆发的大战,一名骑兵快速疾驰而来:“城主急召”

“令左将军立即赶赴城主府”那骑兵对着耿炀等人大声说着。

耿炀深深的看了一眼奥古斯丁,狠狠的跺了一脚。整个人腾空而起,飞向自己的战马之上。

利剑归鞘,耿炀握着战马的缰绳。战马发出一声嘶鸣,带着身后数十名将士呼啸而去。

看着离去的耿炀以及数十名缠着白绫的将士,奥古斯丁陷入到沉思之中。

易硕泛起一声冷笑,费力的用双手撑地,缓缓站了起来。随后摇摇晃晃的迈着脚步往一个方向走去。

随着他的脚步,满身的酒气霎时间充斥在这条街道的各个角落。

众人尽数皱起了眉头,但看着那条醒目的鞭痕还是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来。

奥古斯丁看着这道背影,脑海中浮现出在他在酒楼中说的那番话,心中泛起复杂的情绪。不得不承认,此人和以前的自己十分相似。若不是这种感觉,估计刚刚也不会贸然插手这样的事情。毕竟归根结底,自己也是芸芸众生之中为平凡的一个人,只不过运气比他们稍微好一些,受到了黑暗主神的庇护。

白城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佳木斯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辽宁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白城性病
佳木斯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