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妆朝堂

2019-06-25 05:34:29 来源: 衢州信息港

暮春三月,是真正的草长莺飞。一行几人,策马行走在桃花林间。当先两人,年少春光,正是赵爽和崔清眸。“哎,我是真没想到,你那什么女变男的药居然是假的!”赵爽笑着开口。“当然得是假的呀。那冷幽篁是你姐姐喜欢的人,也就是我嫂子,我要是真伤害她,不就闹妯娌矛盾了么?”崔清眸认真地振振有词。然而,赵爽的笑却僵在了脸上:“什么‘妯娌’?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崔清眸撇撇嘴:“你已经跟我成亲了,我跟冷幽篁不是妯娌是什么?”说着,朝身后的两人求助:“亲姐,亲嫂,你们来评评,是不是这么个理?”“……”原本在后面看热闹的凌若素和萧然两人,同时石化。一个赵爽喊“亲姐”就已经够了,现在还多一个洋妹子喊“亲嫂” = =亲嫂是什么鬼?“亲姐亲嫂,你们倒是说句话呀。”崔清眸不满两人的不作为。凌若素好不容易把这块烫手的洋山芋给丢了出去,当然也愿意努力撮合两人,于是点头:“嗯,你们既已成亲,就是夫妻。这一点,是无法否认的。”“听到了没?亲姐都这么说了!”有了对方亲戚撑腰,崔清眸背也挺了,下巴也翘了。赵爽不服气:“她说顶毛用?又不是她跟你成亲!”她这话的内容很多。尤其崔清眸以前跟凌若素还有过一段单恋,此时赵爽的这句话,可以从多角度分析,情绪很值得研究。萧然轻咳一声,不动声色扭过话题:“对了,小清,你们泽国真的有那种女变男的药么?还是一开始就是个骗局?”“当然有啊。亲嫂有兴趣?”崔清眸眯起眼睛问。“看,前面有一片桃花林!”凌若素当先打马前行。妹的,再聊下去她担心自家老婆被拐带去吃药了。作为一直把自己当男人的萧然,万一呢……嗯,不能冒这个险。以后不能让老婆跟这个妹妇多接触。唔,妹妇是什么鬼?凌若素一面脑袋里搅浆糊,一面打马飞奔。“驾!”“驾!”……几个人在后面也拍马而追。春光正好,年华正盛。她们的幸福,才刚刚开始。而此时的离国皇宫,同样被幸福洋溢。冷幽篁斜倚在龙塌上,一口一口吃着顾吟歌喂过来的葡萄。顾吟歌此刻彻底化身为狐狸,以指甲当爪,连撕带剥,飞速地给心上人剥着葡萄。冷幽篁吃下的一颗葡萄后,咂咂嘴:“爱卿啊,朕觉得朕胖了。”“皇上千斤之躯,担社稷之重,胖点是应该的。”顾吟歌继续认真剥。“……”冷幽篁狐疑地上下打量着顾吟歌,“你确定不是存心让朕吃得跟你一样肥?”“微臣不肥。”认真脸。“你就肥。”冷幽篁龙眼一瞪,“朕是皇帝,金口玉言。说你肥,你就肥。”“吾皇万岁。”顾吟歌也不争辩,将剥出来的葡萄丢进了自己嘴里,“唔……那皇上别吃了,微臣挡了!”一面说着,一面继续剥葡萄丢进自己嘴里,一脸的“誓死效忠皇上”的挡□□样。冷幽篁笑得气结:“你敢变着法偷嘴!”顾吟歌无奈放下葡萄,捧起冷幽篁的脸:“有这么美丽的夫人,微臣怎么敢‘偷嘴’呢?”冷幽篁当然听得出她的一语双关,当下红了脸:“呸,你说谁是夫人?”她一袭金黄的轻纱长裙,透着独特的高华。此刻偏偏又红着脸带点害羞,这种错综复杂的元素,统一在她身上,带着致命的吸引力……顾吟歌早就存了色心,此刻更是完全情不自禁,于是将认真忠臣脸一变,瞬间化身风流爱人,笑嘻嘻“嗷呜”一声扑了过去:“夫人——”“夫……夫……夫你妹!哎哟,你咬哪?不给吃,滚开!去死!下去,你给朕下去,啊呜……”“微臣……惶恐……”顾吟歌气喘吁吁抬起头,说了这么一句,又继续。“惶恐你妹,啊——”冷幽篁的笑骂尖叫声传出。分明,那个该死的狐狸臣子根本就没有半分“惶恐”的样子,好么!门外的回廊上,秦墨离轻轻路过,不禁驻足,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欣慰。终究,还是都幸福了。那日,千钧一发,所有的一切都等着尘埃落定。就在所有人以为冷幽篁和顾吟歌吃了那药会变成男人的时候,只有秦墨离跟崔清眸清楚:那药,根本就不是真的。真的药当然有,不然以冷家皇室的耳目,只要一查,就知道是骗局。正因为真的有那种药,并且张凤煌真的吃了那种药,所以不管是离国皇室,还是顾吟歌,都以为那是真的。然而,他们只能调查有没有这种药,却调查不出崔清眸送来的这药是真是假。骗人的境界,不过是半真半假。崔清眸就是如此,保留了冷幽篁的性别。因为,秦墨离和崔清眸都清楚,对一个女子还说,被迫改变性别,有多么残忍。当然,后来也保留了顾吟歌的性别,却是在计划外的。还好,不然同时废了两个。当然,崔清眸并没有当场说出那药是假的,而是在拿到了想要地盘的交接信物,带着秦墨离和孩子安然退出后,才飞鸽传说道出真相。当然,太后当场也并没有那么君子守信,让崔清眸离开。但崔清眸早已料到,告诉她,在冷幽篁和顾吟歌吃的那瓶药里,还掺杂了泽国的特制□□,若不放她们离开,到时玉石俱焚一起死。太后虽然不是被吓大的,但事涉女儿生死,也很难决断。这个时候,顾吟歌的影守带着墨门弟子赶来,誓要保顾吟歌安全!终,太后不敢在这个时候跟墨门公开对抗,又确实心系女儿安危,只得答应。原来,顾吟歌虽然闹着退出墨门,还用墨门门主的身份下了一道令:让贴身影守以后不再跟着自己。以切断与墨门的一切联系。然而,墨门门主自古都由墨子的传人担任,这不止是一个门主头衔,更是一种血脉的相承、一种精神的象征。根本不是说不当门主就真的不当的。墨门弟子,对墨子传人的推崇,是外人无法想象的。所以,顾吟歌的影守虽然被迫离开,但上次顾吟歌被崔清眸抓走,让她自责得无以复加。后来崔清眸放了顾吟歌后,她就悄悄跟着继续保护顾吟歌了。反正,影守在墨门直属门主,只做一件事,就是保护门主,不听命于其他任何人,包括少门主。所以,她只需隐藏行迹不让顾吟歌知道,完全就可以故意当影守。而那天顾吟歌冲进皇宫救冷幽篁,作为影守的她无法干涉。因为影守守则条,就是不干涉门主的任何事务,只负责保护门主的生命安全。生命安全……不是性别安全 = =所以,那影守在暗处急得抓耳挠腮,决定回墨门找救兵。墨门各堂主舵主一听说顾吟歌有难,二话不说全带兄弟操家伙来了……很多时候,还是靠实力说话。不止那次逼太后答应崔清眸的条件,以保顾吟歌和冷幽篁的安全,就连后来的冷幽篁公开女儿身份,都是墨门在背后起了不小作用。话说那药失效后,冷家就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谁执掌江山?原本按照太后的打算,是冷幽篁变成男人做皇帝,可现在冷幽篁依然是女的,而冷策的孩子又被秦墨离带走了,偏偏冷策不止不愿意登上皇位,更加不愿意与其他女子生子,所以……就连太后,都束手无策。终,还是冷幽篁联袂顾吟歌走了出来:“母后,这江山,还是女儿来扛吧。”说这话的时候,她是一身女装。那是顾吟歌为她打扮的。而顾吟歌,就站在她身边,春风含笑。显然,她是她坚强的后盾和支持。只要冷幽篁还想做皇帝,她就会为她继续做丞相。“太后,有我们在,江山无虞。”顾吟歌上前半步,与冷幽篁并肩而立,笑意吟吟。两人一个明黄、一个粉红,分明是英姿飒爽,却偏偏是女儿的百媚千娇……那一刻,就连太后都晃了神。这样的女儿,真美。这样神仙似守护着女儿的女子,也是,真美。“母后,其实女人,未必不能当皇帝。”一直无精打采的冷策,这一刻都忍不住说。终,太后松口:“罢罢罢,哀家老了,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们年轻人吧。相信你们会处理好。我这个老太太,现在只愿我的儿女,各自幸福。”自此,算是彻底放下了一切。有了太后的松口,一切反而简单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当年轻人真正做了后,发现也没那么难。比如,当那日的早朝,冷幽篁一身女红妆,去上早朝,并告知天下自己的女儿身份,整个朝廷并没有造反。诚然,震惊是有的、哗然是有的,但,顾吟歌带着萧然、秦墨离和赵爽,齐齐女红妆现身……霎时间,整个朝堂满庭芬芳,灼花了在场官员的眼。“秦相之下,海晏河清。萧帅之下,疆安域平。”顾吟歌昂首傲然,“赵爽大人的武器,也是称霸天下。顾某不才,也自信不辱丞相之名。”整个朝堂的哗然,静止了。“试问各位大人,天下,又有几个男儿若此?”顾吟歌高声反问。“我们,又何曾输给儿郎?”“皇上,又何曾输给儿郎?”顾吟歌指着高堂上的冷幽篁,动容地问。整个朝堂,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渐渐,已经有官员脸上的神色开始变化……变为妥协。当然,还是有人打死不接受的。发难的是一位武将,十分不爽地出列要走:“不管怎样,我接受不了被女人呼来喝去!与其在这里听女人摆布,不如各自回家算了!”他原本在行军打仗时就受了些萧然的气,以前尊崇萧然的地位,倒是能忍。现在一想到对方是女人,立马爆了。附和他的几个武将也站了出来,作势要跟着走。“你们今天谁能走出这宫门,就算我萧然无能。”萧然淡淡跨前一步,握了握手腕。“……”在场诸人的脸色都很难看。尤其那几个武将,僵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他们虽不是萧家军,却在战场上与萧然有过合作接触,对于萧然的本事,自然比谁都清楚。萧然那就是个玉面活阎王啊!她开口说的话,就从来没有做不到的。在场文臣也是心惊胆战、哭笑不得。这才想起:萧然,可是随手就能把别国首领“索性打死”的。大家各自在心里把萧然骂了一百遍,却无一人敢真正出列叫板。这时,凌若素一身女装,带了手下女兵,一列列,涌上朝堂。“这……”张子衡忍不住,终于出列,“皇上,自古没有天子的应许,不能带兵器上朝啊!”冷幽篁微笑了笑,对张子衡的那声“皇上”很满意:“是朕允许她们进来的。朕只是想让大家看看,这一排排的女红妆,照样可以和男儿一样,保国护疆!”那一排排女兵,精、气、神,无一不是精兵的水准。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些女兵,不比男兵差。,墨门三千弟子也走上朝堂,跪倒在顾吟歌脚下:“参见门主!”满朝文武,耸然动容。要知道,墨门弟子明着出行,都有独特的服侍装扮。所以,对于墨门中人,他们还是认得的。而墨门中人一旦出现,便是做仁爱之事。多少年来,从未变过。几个曾经得墨门相助的寒门出身的官员,忍不住就热了眼眶。那是百姓的亲人啊!一个墨门堂主站起,面对满朝文武:“我墨门做事,不拘贫富、不拘男女,你们这些当官的,又何必拘泥于区区男女性别呢?”终于,有人“扑通”跪倒,含泪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是啊,墨家思想播天下,无非一个“兼爱、非攻”。贫富平等。男女,又何尝不能平等呢?一堆人跪了下来:“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所有人,都跪了下来。万人中央,冷幽篁和顾吟歌相视一笑。江山无恙,你我同享。而同时,冷策和秦墨离,也对上了眼神。千言万语,尽在这对日夜相伴的夫妻眼底。终,秦墨离带着孩子回归,出任丞相。冷策终究没有做皇帝,而是做了丞相家是相公,每日抱完老婆逗孩子,成了一个欢乐的逗比家庭主男。张子衡可以接受皇帝是女人,却无法接受妹夫是女人,终究带着张瞳告老还乡,只留给冷幽篁一封很长很长很长的信,将朝廷的一切国计民生大小事宜,都作了交代。冷幽篁让人追送了他们黄金万两,一为弥补张子衡的一生清廉,二为……给张瞳来日的嫁妆。整个离国,就这样走入了一个新的女皇时代。一切,井然有序。只等萧然和赵爽请假游玩归来,会更井然有序。而秦墨离接任丞相后如鱼得水、专心辅政,相反是冷策在背后打理一切,包括孩子。她心中的怨气,也在丈夫无限的爱与逗比中,渐渐消融。只是,偶尔午夜梦回,会想起一个人、一双眼。想起,那个人与自己的一面,将她的影守留给了自己:“我自己会武功,清眸那个疯丫头也会,不需要什么影守。你是惩治贪官污吏的丞相,以后指不定结些仇家,这影守,以后就跟着你吧。保你日后平安,我也放心些。”只是,也就想想而已。因为,自己已有爱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爱的孩子。也因为,崔清眸那日从离国皇宫出来,把换回来的孩子放进她怀里:“我知道她心里有你,但是我有信心取代你,只要你以后不见她。喏,这孩子我帮你换回来,是你欠我的。”呵呵,或许,这是的结局吧?崔清眸那个丫头,确实比自己更适合赵爽。而自己,也拥有了这静好的岁月。一切,都很好。有些不曾说开的情愫,只是这静好岁月里的美丽点缀,犹如梦境,虽不能拥有却依然美好。是的,这是的结局。也是一切的开始。离国的女帝、女元帅、和双双而立的女丞相……这满朝女红妆,注定,会开启另一个传奇。=============全文完===============这段故事写完了,以后或许会有第二部,或许没有。这文会出定制书,可能还是比较贵,不强求买,有想收藏的,可以在我新浪“八步莲心”的微博里,找相关预售网址。等过两天我把链接放上去哈。谢谢大家的一路陪伴,谢谢中间断更时你们还不离不弃没有走开,爱你们……下一段旅途,再见:)

鹤壁治疗癫痫病
莆田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玉林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