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魔 第五百七十六章:四大天王(六)

2020-02-15 20:01:53 来源: 衢州信息港

风魔 第五百七十六章:四大天王(六)

“两位长老,刚刚接到消息,珍妮公主在麻姑巷遭到几个好色之徒调戏,总督府的人及时出现,将珍妮公主带走了!”

“带走了,带去哪儿了?”欧阳林一惊道。

“不知道,反正这会儿外面正在到处抓人,凡是超过这点儿的,还没有回家或者没有身份证明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不都被抓起来了。”

欧阳林眼中厉芒一闪,他有些明白这其中的原因了,不过他没有说,这一切都是他的猜测,宵禁抓人不过是掩护,真正要抓的可能是一些威胁到黑塔统治地位的人,两位钦差大人快来了,不该在钦差大人面亲出现的人最好自然是不要出现了。

黑塔完全可以在他们来之前动手,反而一直拖到现在,时机选的好呀,敲山震虎,而且不着痕迹,就算钦差来了,也不好说什么,到时候他们抓的那些人也不知道转到何处了,一切痕迹消灭的干干净净,厉害!

以前的黑塔绝对不是什么好人,屁股下面的烂事不少,连人都吃的恶魔能够感触什么好事来呢,好在还没有人知道黑塔之前还有这样一段残暴的经历,知道秘密的要不已经投靠萧寒这个新主子,要么已经成黑塔一起腐朽了,当然黑塔还是存在的,神级高手的躯体那可是宝贝,萧寒可舍不得埋入地下变成一堆烂肉。

虽然萧寒不惧欧阳家,但是如果欧阳家拿黑塔以前的那些烂事出来搅事儿,那还真是麻烦,要知道钦差当中有一个就喜欢撞南墙的人,所以尾巴还是清理干净为好,省的被人揪住就不好了。

当然,萧寒也不是怕了董建辉,而是不想惹事,闷声发大财和集聚力量而已,有了紫霞学院这个盟友。朝堂上很多事都可以摆平的,就连以前欧阳家做不到的,现在也不是问题了。

只是萧寒不高兴的是,这一次紫霞学院的居然将董建辉这样一个倔老头给放过来了。对于这个一心为公,忧国忧民的老头,他还是很敬佩的,这样的人就是在前世的地球上也不多了,不过这样的人通常都是没有好下场的。他三起三落的经历也证明了这一点,萧寒不想让这样的人死在自己手中,这是他做人的底线,做人如果没有原则和底线,那就跟禽兽没有什么分别了!

所以萧寒要做的就是让董建辉看不到,也听不到,乖乖的按照他设计的路走下去。

“罗俊,你很努力,今晚的大扫除行动我很满意。”萧寒对于这个主动投靠自己的罗俊非常的欣赏,罗俊这样的人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忍耐力和智慧。也有野心,不过要驾驭一个有野心的人,就得让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超越他的一天,萧寒如今的权势和潜藏的实力,已经是罗俊这种曾经做过无间道的人不可想象的,就算欧阳家的家主在罗俊的眼里都比不上自己新主子的一根脚趾头!

“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对我忠心的人。”萧寒对罗俊的工作还是满意的,仅仅两个月,他就把欧阳倩在蒙哥城的是势力都接受了过来,并且让他们都调转枪口。对上了原来的老东家,这份手段和心智很是不简单。

“主公收留罗俊,就如同罗俊的再生父母,为主公做事。罗俊万死不辞!”罗俊确实对萧寒生出效忠之心,虽然他也有野心,可是他自身天赋,不能修炼到更高境界,所有空有智慧和能力的他只有投靠于某一势力才能发挥所长,而他又是一个心高气傲。极度自负的人,天底下能够让他看中,并舍命辅助的人并无多少,而且大多数手下猛将谋士如云,他就算加入进去,也未必会获得重用,而萧寒就不同了,一个新兴的势力,上升的势头简直可以用如日东升来形容,这样的一位主公,要手段有手段,要气魄有气魄,胸怀更是一等一,简直就是他罗俊寻找了十几年的主公不二人选!

要不然,就在萧寒放他离开,他毅然决定毛遂自荐了,人生,不就是一个赌字吗,反正他已经残缺不全了,赌输了不过是一条命而已,与其浑浑噩噩的活着,还不如搏一下了。

幸好,罗俊赌赢了!

“罗俊,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自然明白我的医术如何,如果你想重新做一个男人,就好好的替我办事,将来就算让你罗家传宗接代也不是问题。”萧寒道,断肢重生,这不算难事,只要灵魂之火不灭,夺舍都没有问题,只不过要让一个断掉的子孙根重新生长起来,恐怕不容易,但是可以用别人的接了,只要接上了,那不就是自己的,地球上变性手术都做得,接上一根又有何难?

“主公,您说的可是真的?”罗俊激动的眼中泪花翻涌,毕竟作为一个男人,胳膊断了,没有人嘲笑,腿断了,也不有人嘲笑,可是那东西要没了,那不仅仅要面对别人的嘲笑,还有耻辱!

“我难道还能骗你,不过现在不行,你这个手术可不容易做,我需要制定一个详细的手术计划,估计需要一两年的时间,你不要着急,就算手术不成功,我也有办法让你重新获得一个健康男人的身体的。”萧寒道。

“主公,罗俊今后一条命就是您的了,您让我上东,我绝不往西,刀山火海,我绝不皱眉头!”罗俊喜的跪下给萧寒“咚咚”的磕起头来。

“好了,你起来吧,你只需要办好我交办的事情就好了。”萧寒道,“还有,欧阳倩已经死了,你对她的仇恨一笔勾销,明白吗?”

“明白。”罗俊点了点头,他已经知道欧阳倩已经被迫投效萧寒,化身代号“幽灵”,这一次就是有她的帮助,罗俊才完美的掌控了欧阳倩在蒙哥城乃至黑塔行省的密谍。

“你不要担心,幽灵会随我离开,这里就交给你和刘顺两个人,刘顺已经走到明处,所以情报工作今后就交给你负责,你只对两个人负责,萧虎和萧卢大人。明白吗?”萧寒道。

“明白,可是火云大人?”

“火云大人不久之后就会离开,到时候会有人接替他的位置,这就不是你操心的事情了。”萧寒道。

“属下明白了。”罗俊忙心神一凛道。

“去吧。我要你帮助萧虎和萧卢两位大人将黑塔行省经营成一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地方,明白吗?”

“明白了,主公,罗俊已经竭尽所能为主公打造一个铁桶似的黑塔行省。”罗俊激动的说道。

罗俊走后。花溟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带着怀疑的语气问道:“你真打算重用此人?”

“怎么,你不喜欢?”萧寒微微一笑。

“他这么能忍,还有他能背叛欧阳倩,就不会……”花溟担忧道。

“你放心吧,他不会背叛我的,除非哪一天我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这个人很有才能,虽然性格有些阴暗,但是他的性格正合适他现在从事的这个工作。一般人做不来的,所以我用他,而且还要重用他。”萧寒解释道。

“你呢,这几天有没有什么收获?”萧寒问道。

“嗯,我现在基本上可以认定这个紫衣侯就是紫衣社紫衣天王修紫衣了,紫衣社的编制跟黑衣社差不多,不过整体实力却比黑衣社至少强一个等级,而且紫衣社跟黑衣社不同。”花溟道。

“有什么不同?”萧寒问道。

“紫衣社有男的也有女的,而黑衣社除了你这个黑衣天王之外,全部都是女的。”花溟眨巴眼睛说道。

“你这鬼丫头。居然也学会了跟我看玩笑!”萧寒一乐道。

“人家才不是丫头呢,人家已经是女人了,还是夫人呢!”花溟道。

“还没过门吧,顶多也就是未婚夫人。”萧寒道。

“紫衣侯府今晚来了一个客人。很神秘,我没有看清楚脸,但是可以肯定是一个女人,我也不知道她们谈了些什么,只是看到紫衣侯亲自将这个人送出来的,走的是后门。”花溟道。

“你跟踪了吗?”萧寒心中一动。

“当然。这个女人现在就住在雾影阁,一个人单独租了一个院子,我打听过了,这个女人已经在这路住了一个月了。”花溟道。

“一个月,这个女人的行踪如何?”萧寒问道。

“两三天去一次红袖添香商会,而且每次她去的时候,紫衣侯也随后就到,两个人相差的时间不到十分钟。”花溟道。

到目前为止,萧寒还没有惊动红袖添香集团,就算上一次询问风城有关香料的事情,也都是以萧卢的名义,而那份需要自己亲自翻译的密讯,估计是风城给萧卢的,大概是风城那边已经知道自己会在蒙哥城上岸,但是不知道具体时间,提前发过来的。

风城没有给萧卢解释,而是用密讯的方式转给自己,很明显是怕泄密,萧卢身边虽然有自己人,可是还是原来黑塔留用的人,谨慎也是正常的,密讯就只有自己能够看得懂,萧卢等人想要知道密讯的内容,等几天也是没问题的。

密讯上说,红袖添香集团负责香料的试点,因此选择了一批城市和合作者,用以打开知名度,可看一看市场的反应,毕竟各个地区的人的口味不同,有的人喜欢孜然的味道,有的未必会喜欢,如果盲目的铺货的话,有的地方可能会日进斗金,有的则会血本无归。

这个解释是说得通的,而且做法也是萧寒在风城的时候提出来的,没有自己否认自己的道理!

但是在蒙哥城怎么会选择紫衣侯作为合作对象,蒙哥城内适合合作的人又岂止紫衣侯一个,摆着一个自己人不合作,却去便宜了外人,这里面要是没有一点猫腻,萧寒打死都不相信!

蔚姿婷不在风城,红袖添香集团掌握在苏红袖的手中,苏红袖只是名义上的首脑,真正拿主意的应该是白牡丹!

白牡丹可是上一任黑衣天王,这个妖媚的女人可是被他狠狠调戏过的,自己又抢了他的天王的位置,她会不会因此恨上自己,那还真不好说。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白牡丹执掌黑衣社日常事务,会不会背着自己搞点事儿那还真是难说。

“爷。你是担心黑衣社?”花溟已经是萧寒的女人了,所以很多事自然用不着对她隐瞒了,而且她跟蔚姿婷也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彼此都熟悉了。自然明白萧寒此刻的想法了。

“黑衣社不会背叛我的。”萧寒断然道,“你说去见紫衣侯的那个女人会不会是白牡丹呢?”

“白牡丹,她来蒙哥城了?”花溟对白牡丹还是有印象的,不过花溟在风城的时候基本上不露面,白牡丹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两个女人只是数次照面,估计连说话加起来也不超过三句。

“也许是有事儿过来的吧,如果是她,这就说明四方社内部有问题了。”萧寒道。

“四方社,紫、蓝、白、黑,至今我也只见过黑衣社的人,另外三社好像还挺神秘的。”花溟道。

“紫衣社,就是紫霞学院,是神圣同盟会培养后备人才的基地,所以紫衣社真正算起来。并不算南方的是势力,只不过紫霞学院地处南方,所以才划归南方而已,蓝衣社,蓝衣天王蓝猫,我也没有见过,婷婷说这个人修为不在她之下,是争夺南方一老的强有力的对手,白衣社,我怀疑就是自然神教。就连婷婷也说不清楚,反正白衣社一个个都是用药的高手,白衣天王白眉更有可能是苍茫大陆上唯一的九品丹师。”萧寒解释道。

“这么说来,婷姐这个南方一老的嫡系势力就是黑衣社了?”花溟道。

“嗯。黑衣社只婷婷夺得南方一老后才组建的,不过我怀疑我们现在看到的黑衣社可能不是黑衣社的真正实力。”萧寒道。

“你怀疑婷姐?”花溟惊讶道。

“怎么了,不可以怀疑吗?”萧寒翻了翻白眼道。

“你们是夫妻,怎么可以怀疑对方?”花溟无力的说道。

“谁说夫妻就不可以怀疑,黑衣社所有成员都在千岁以下,就连黑衣天王白牡丹也只有五百多岁。你不觉得可疑吗,要知道黑衣社至少也存在了近三千年了?”萧寒反问道。

“你既然怀疑,怎么没有去问婷姐呢?”花溟奇怪的问道。

“她想告诉我,自然会主动的告诉我,不想对我说,就算我问了也白问,还影响夫妻之间的感情,对不对?”萧寒道。

“做你的女人,太危险了。”花溟张了一下嘴巴,半晌之后,说了一句话。

“这叫什么话?”萧寒无奈的翻了翻白眼。

“你觉得婷姐对你隐瞒了,可婷姐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她把一切都给了你。”花溟问道。

“她是把一切都给了我,可也许她是想不让我借助她的力量上位呢?”萧寒道。

“反正都一样,何必这么躲躲藏藏的。”花溟摇头不解道。

“婷婷这么做一定有她的原因,我们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今天我对你说的话

,不准再在任何人面前提起,尤其是婷婷,明白吗?”萧寒正色的告诫花溟道。

“知道了,真不明白你脑袋是什么做的。”花溟站起来道,“我走了。”

“别走呀,留下来陪陪我嘛!”萧寒三天没尝过肉味了,这蹲监狱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不行,我得回去了,今天我看到君橙舞的手指头动了一下,估计她应该快苏醒了。”花溟道。

“哦,如果君橙舞要苏醒的话,那她身体恢复的速度应该比之前快很多,你用神识检查一下就知道了。”萧寒惊喜道。

“嗯,我已经查过了,恢复速度确实快了很多,估计苏醒就在这几天,不过,你打算如何处理呢?”花溟问道。

“走一步算一步吧,先把情况介绍一遍给她听吧,总要听听她自己的意见嘛!”萧寒道。

“那行,我走了,您就独守空房吧。”花溟咯咯一笑,芳踪已然不见,只留下一缕淡淡的幽香。

这妮子是越来越像是一个人类了,会撒娇了,笑容也多了,还有更顽皮了,但是我喜欢,萧寒嘿嘿的傻笑着。

萧寒不寂寞,因为可以修炼,现在只要有时间,他都会抓紧修炼,用以提高实力,就算他想让花溟留下来,也不是为了自己身体的欲望,而是为了双修,双修比一个人单修的速度要快了很多,要不是在监狱里,他也许会上点手段,让花溟乖乖的留下来了,双修也是两个人灵魂的一次交融吻合,不但可以增加修炼的速度,还可以增加精神力的增长。

可以说双修是功力和精神力齐头并进的绝世好功法,两情相悦效果就更好了,采补则落了下乘了。

金隐脉的修炼,让萧寒摸到了突破中神阶的屏障,说白了,就是对规则领悟的程度,功力再高,如果领悟不了规则,那怎么也突破不了,领悟规则跟修为是相辅相成的。

隐脉的修炼其实就是规则的领悟的过程,只不过很多人没有发现罢了,所以修炼隐脉,侍神阶以下根本没有屏障,一切水到渠成,当然这也要因人而异,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在侍神阶修炼隐脉的,没有功法,没有指导,根本是找不到隐脉的,哪有何谈修炼呢?

金隐脉每打通过一段,萧寒就对突破中神阶那道屏障近了一步,这就让他坚定修炼隐脉的信念,而且随着隐脉的修炼,他的天魔不灭体也在飞速的提升,本来以为需要本源之晶才能继续修炼下去的,现在看来就算没有本源之晶,他也有信心能够快速的提高天魔不灭体了。

如果把这个秘密告诉义父蚩尤,那以蚩尤神王之境,会不会突破这片空间的桎楛,进而能够遨游宇宙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