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2008年金融期货破茧欲出信用衍生品迎接

2019-03-17 02:40:08

2008年金融期货破茧欲出 信用衍生品迎接黎明

在变革中刷新历史纪录,将是2008年中国金融衍生品市场的主题。这一年,黄金期货已燃起投资热情,金融期货呼之欲出,信用衍生品将开始试点。在交易规模爆发式增长的同时,金融监管模式也有望从主体监管逐步向功能监管转变。

金融期货破茧欲出

新年伊始,经过不到4个月的筹备,黄金期货这一准金融期货品种便得以上市,中国期货市场正迎来规模结构等方面的深刻变革。

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表示,目前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基本完成各项制度设计和技术准备。中介机构参与金融期货相关的行政审批工作有序推进,投资者教育和培育工作深入开展,相应的风险预警和处置体系以及监管安排正在紧张进行,推出股指期货的时机日趋成熟。

金融期货的上市将使期市投资者结构由散户为主变为机构主导。股指期货推出后,证券基金、社保基金、保险资金、企业年金和QFII等机构投资者将加大介入股市的力度,私募期货投资基金将有望壮大。黄金期货的推出也将引入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机构开展自营业务。

金融期货将成为期货市场的主导品种。股指期货作为国际金融期货中晚推出的类别,一经诞生就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2006年股指期货成交量占全球期货市场成交量的38%,高于排名第二的利率期货11个百分点。目前我国股票现货市场机构投资者群体对投资避险的需求非常强烈,我国金融期货市场的发展空间很大。

“股指期货的推出将为其他金融衍生品的推出开辟道路。如果2008年股指期货成功推出,指数期权、股票期权及备兑权证的推出将水到渠成,利率衍生品的出现也不会等太久,汇率衍生品也将逐步提上议事日程。股指期货与其他金融衍生品形成了可以相互对冲的关系,有助于提高市场定价效率,但对市场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这样认为。

信用衍生品迎接黎明

“经过努力,相关部门已同意今年进行信用衍生品试点。”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秘书长时文朝接受新华社专访时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人才储备、基础设施、技术水平、市场需求……无论从那方面看,我们都已具备推出信用衍生品的条件。”

他说,在市场上有大量基础资产存量的情况下,要发展我国金融市场,就必须发展金融衍生品市场。就银行间交易市场来说,目前各类债务托管余额突破了10万亿元,亟须有效转移其中风险。随着试点的推出,我国信用衍生产品及与之相关联的结构性产品的发展将有重大突破。

信用衍生产品是分散金融机构信用风险的主要途径,也将为债券市场的发展创造必要条件,在国际上出现于1993年,之后市场规模呈指数式爆发增长。到2006年底,信用违约互换、债务抵押债券等信用衍生品的全球市场存量已达20万亿美元。

时文朝指出,正是由于CDO的存在,当前美国次级债危机才使商业银行免受重挫,部分风险转移到了对冲基金等机构投资者那里。我国目前发展金融衍生产品市场千万不能因为有风险而“因噎废食”。

在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推动下,银行、证券机构、保险机构、基金公司等43家金融机构于去年10月签署了《中国银行间市场金融衍生产品交易主协议》,我国场外金融衍生品市场在行业自律和规范发展方面迈出了步伐。

功能监管雏形初现

金融衍生品的发展给分业监管的金融监管现状带来挑战。去年8月,中金所与上证所、深证所等机构签署了跨市场监管协作协议,证券市场和期货市场联合监管迈出重要一步。不过,监管部门对银证期保的联合监管依然任重道远。

上海证券交易所总经理朱从玖认为,随着股指期货的推出,金融业混业经营的步伐将明显加快,从全球来看,证券交易所或商品期货交易所朝综合化方向发展已成为一个潮流。“金融混业经营试点工作的推进将推动金融监管向功能监管的方向转变。要加强对跨市场金融产品、金融组织的风险监管,既要防止出现监管真空,又要减少重复监管。”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曾表示。 1999年,美国选择了功能监管模式,即对于拥有银行、证券和保险子公司的金融控股公司,由银行监管机构、证券监管机构和保险监管机构分别对其相应的业务或功能进行监管,同时由美联储担任“牵头监管者”,对金融控股公司进行总体监管。

时文朝也指出,金融衍生品,尤其是场外衍生品的设计,应该是发行机构为自己的原生产品量身定做的个性化产品,且受利率、汇率变动影响具有非常强的时效性。如果没有真正市场化的、以功能监管为主的监管方式,是难以发展壮大的。

“尽管分业监管的格局还要持续相当长时间,但功能监管已经有了雏形。”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日前表示。他认为,目前需要做的是加强监管协调,提高效率,从而更快地进入真正功能监管状态。

电加热导热油炉
上海到沈阳物流专线
筋痛舒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