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与敲诈汉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2:19:48 来源: 衢州信息港

于淑倩是一家中餐饭店的老板。她芳龄在二十六、七岁的样子,长得体貌端庄,眉清目秀,正值风华正茂。由于她聪慧好学,又勤勤恳恳,因而饭店的生意侍弄得红红火火,每天来饭店吃饭的顾客络绎不绝。  这天,店面里又来了好多顾客。于淑倩正在后厨中忙着炒菜。忽听得前屋的餐厅传来了男女间激烈的吵嚷。她正感觉奇怪,只见门帘一挑,店员小吴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气呼呼地说:“倩姐,你快到前厅看看吧!不知打哪来了个糟老头儿,在这点酒要菜的一顿穷吃胀喝,直造得满嘴流油,可临末了,竟抬屁股就想走。我叫他付帐,他竟大言不惭地说:什么饭钱不饭钱?这店就是为我服务的,我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没人管得着。这叫人话吗?倩姐,我看这老东西不是个神经病,就是诚心来找茬的。干脆报警算了!”  小吴的这一大堆话,可把于淑倩搞得云里雾里了。开店这么久了,还头一回遇上这等刁蛮无理的事件,究竟是什么人?他究竟干嘛?于淑倩带着疑惑跟着小吴走出厨房,迈进了前餐厅。  餐厅里,许多顾客都停止了嘴头的进餐,正饶有兴趣地观瞧结帐柜前,一对面红耳赤的老男少女口水迸溅地争吵不堪。老的是位看上去六旬大多、满头倔强银丝、身板硬朗说话瓮声瓮气的老汉。少的呢是本店年轻的女服务员。正当双方喋喋不休地各执一词时,于淑倩的出现,令他们的喧闹嘎然而止。满屋子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这位年轻靓丽的女老板身上。仿佛等待法官断案一般。于淑倩平静地打量了一番老汉,觉得他那炯炯有神的眼光里,藏着很深的城府。她神态严肃地问老人:“这位大叔,我们彼此素不相识,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我这店跟你可一点瓜葛都没有,凭什么吃了饭不付款呢?”  “哈哈,小于老板,话可别说得这么难听,我老头儿不过是头脑糊涂了,出门忘记了揣钱,才闹得如此尴尬,我也是要尊严的人。这样吧,我给你打个欠条,把这顿饭钱写上,以后光临这时,再补交上,你看中不?”  “那样也好,不过,我凭什么相信你会再次光临我这?总得留一件信物吧!”于淑倩不信任地问着对方。  “这个嘛……于姑娘,三言两语我说不清楚,你看,我们到后面找个消停地方谈谈好吗?”老汉手指着角落处的一张饭桌,示意要到那坐下来交谈。于淑倩从老汉的眼神中读出分明有信息要传递给她,便点头同意了。于是,二人走向了旮旯的一张桌子。满厅的人们见事情已经收场,便转过头去,该吃的吃,该走的走了。  老汉和于淑倩在桌前落了坐。老汉先是一脸讪笑,开口道:“于姑娘,你可真叫我好找啊!”  “找我?究竟为什么?”于淑倩眉头深深拧起。  老汉神秘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清了清嗓子说:“姑娘,你说不认得我,此话不假,不过,在两个月前的某一天,我在“游乐公园”可就认识你喽!当时我正在公园的林荫丛中小憩,正巧看见你骑辆嘉铃摩托车,风驰电掣地打林荫小道上经过。后来遭遇的一场意外可把我吓蒙了……于姑娘,你干的那事可太吓人了,至今都叫我心有余悸啊!多亏当时让我看见了,才为你隐瞒至今。我是怜悯你年轻有为,如果这档子事儿被别人目睹了,姑娘,你现在还能安然待在这吗?你这饭店的生意还能火下去吗?”  “什么?我……我没明白你说了些什么?请你……不要在这胡言乱语了。”于淑倩的脸色陡然仿如白纸,语音不免乱颤。她用手捂住发抖的嘴唇,竭力掩饰着自己的情绪。  “嘿嘿!年轻人,别跟我演戏了,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呀!要不是我当时在现场把你的车牌号记下,今天怎么会找到你。”老汉说到这,又环顾了一下周围,然后迅速地打衣兜里取出一封装信封的信件,递到于的眼前,低声说道:“于姑娘,实不相瞒,刚才我和你的店伙计吵嘴,就是为了把你引出来,我方便亲手把这封信交给你。你是个聪明人,当然知道这封信的价值分量,现在趁没人注意快揣起来吧,记着里面还有一张照片呢。”老汉一边说着,一边把信件递到于淑倩频频发抖的手里。  看着于把信件揣进了衣兜。老汉随即立起身,半弓着腰,冲于淑倩笑哈哈着说:“呵呵!多谢了!今儿个你就当请客好了,这顿饭钱我就不付了,哈哈!后会有期!”说完,老汉慢悠悠地走出了店面。呆望着老汉的背影,于淑倩心潮起伏地陷入到可怕的往事回忆中……  那是两个多月前的一天中午,于淑倩忽然接到母亲所住医院打来的电话,通知她立即去医院,她母亲病状极度恶化,命若游丝,多可能维持一两个小时左右了。医院要她火速赶来探望。于淑倩接听完电话,心如刀剜,她悲痛地意识到,这短暂的时刻,将是母女俩的诀别时刻了。于是,她心急如焚地踏上轻便摩托车,开足了马力,飞弛般地赶奔医院……  为了抄近赶路,于淑倩把摩托车驶进了游乐公园里,打算穿过公园,斜插路径赶奔医院。当她的摩托车驰到一条林荫道十字路口时,猛然从正前方左侧路口蹿出个小男孩来,正与她急驰的摩托遭遇。霎那间,想刹车已来不及了,车身疯狂地冲向小男孩身躯,像离弦之箭,携着风直接把男孩撞倒在地上,车轮紧擦着男孩的胸部驰过,一直蹿出老远,才刹住。于淑倩立马转回车头,直开到僵躺在地上的小男孩身旁。失魂落魄地跳下车,蹲伏地上,急急地托起男孩半个身躯,冲着没有血色的男孩的脸惊惧地呼喊:“喂!小弟弟,你醒醒,你快醒醒啊!……”她接二连三地喊了好几遍,但小男孩的双眼始终闭着。于淑倩大瞪着双眼,头脑一片空白,她完全不知所措了。一条鲜活的生命,竟一瞬间断送在她的手里,而这触目惊心的惨剧却又偏偏发生在她母亲濒死前的时刻,她又悲又惧,泣不成声起来。正当这节骨眼儿,,忽听隔着树丛传来一些行人嘻嘻哈哈的笑闹声,她不由打了个激灵,急速地打地上站起来,环顾四下无人,便慌张地将男孩的尸体拖进道旁的林荫丛里。然后,她飞身跃上摩托车,踩紧油门儿,飞速驶去……  于淑倩正回忆到这时,她的手无意间触动了裤兜里揣着的那封信,立刻,她情绪不安地回到后厨的卧室,关好了房门,然后迅速地从兜里取出那封老汉交给的神秘信件,撕开信口,将里面的信纸向手里一倒,“唰”的一下,一张折叠着的信纸和一张八寸大的彩色照片一齐落入她的手心。于淑倩顿感心速狂跳,急忙拿起照片观瞧。只见上面清楚地照下了这样一个场面:一位年轻的女子,双手拖着一个像失去知觉的男孩,正神色慌张地往身后的林荫拖去。这张照片惊得于淑倩汗毛都竖起来了,那照片上的女子不正是她本人么!这恶梦般的场景不正是当初“游乐公园”车祸肇事后自己慌不择路的行为吗!看来,刚才来的老汉定是现场见证人,想不到他竟获取了当初她肇事的把柄。她直觉得脑子嗡嗡乱响,并且不断地胀大、胀大……过了好一阵子,才在努力的克制下,心绪稍稍平静下来。她用那双颤抖的手,抖抖地展开信纸,观看起信中的内容:  “年轻的于淑倩同志,你好!  很幸运,两个月前的一天中午,我能在“游乐公园”里初识你。记得当时,我正在园中的林荫丛中休息,恰逢你骑辆摩托车打那条林荫道上经过。我想,随后的一番情形你一定记得吧!你那摩托车开得飞快,可就在那节骨眼儿,十字路口突然奔出个小男孩,你瞬间反应不及刹车,直接把男孩撞倒在地面上。后来,你见孩子没呼吸了,就把他拖进林荫丛中掩藏起来,随后,你赶紧跨上摩托车逃之夭夭了,可你万没想到吧!这前前后后的一幕幕,都被树丛中的我看得一清二楚呢。  信里的这张照片,是我当时在现场拍照的。那时你正集中注意力拖男孩的尸首,向林荫丛内转移,我便趁机按动了快门,拍下了这张难逢的一幕镜头。我想,这张照片对你有必要留作纪念,所以送你一张留念。  另外,公安部门正暗中查访这起肇事呢,一旦他们查出真凶是你,那后果可不堪想象啊!不过,你倒不必过分慌张,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是现场的目击人,只要我为你守口如瓶,纵然公安机关有再大的本事,也休想侦破此案!  ,我要求你为我办一件事。我这辈子是个穷光蛋,家里光景实在槽糕,恳求你可怜可怜我一家糟糠的生活,赞助我两千元钱吧!我想,你是个开饭店的,生意挺不错,在经济上一定富裕有余,这点钱对你来说,拿出来小菜一碟。望你慷慨解囊。只要你有诚意,我保证照片落不到公安机关手里。但假如你不肯帮助我这个穷老头子,那没得说,我也实在无法可怜你的处境了,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将采取的行动,想必你一定清楚。我想,我们谁都不愿意把事情捅破闹大是吧,平平安安就是幸福。请把2000元钱寄往XX……处。本人敬候佳音。”  于淑倩当时看完这封信,惊恐的心里又夹杂着气恼,这个知情的老东西竟然以此勒索她,怕的是若自己不付这笔钱,恐怕惹得他会告发真相,自己会因此招来罪责难逃厄运。思前想后,她忐忑的心悬了一整夜,,不得不依照老汉写下的地址寄去了两千元钱。  打这以后,又过了两周,于淑倩的小店里倒是一直平静,没出现什么令她不安宁的事情。可尽管如此,她还是整日忧心忡忡的样子。她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宁。一合上眼睛,就仿佛看见了被撞死的小男孩一身血污,出现在她面前。她不知多少个夜晚在噩梦中惊醒,梦境里遭遇一群公安人员的跟踪或追捕,或是警车呼啸着笛声开到了她的饭店门口……就这样,她在极度忧虑和昏沉中度过了这段日子。  这天,于淑倩正端了碗热汤从店中的厨房走出,忽见门口出现一个人,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上次那位讹诈她的老汉,那位用恐吓的笔调写信勒索她两千元钱的老家伙。于淑倩顿时心里一惊,手中的汤碗似被神仙使了个“千斤坠”,“啪”的一下,抖落到地上,随着一声脆响,地上溢了一片阴湿和碎碗碴,满屋子正在吃喝的顾客们都被惊动得注视着她,大家见于淑倩一脸木然,便惶惑地面面相觑着。这时,那位老汉踱着方步边往餐厅里走,边为于淑倩打圆场地说道:“嗨!见怪不怪嘛!开饭店做生意,哪有不摔盘子砸碗的,碎碎平安嘛!大伙快甭瞧了。”听了老汉这番圆场,顾客们便都纷纷回过身,又重新吃喝起来。过来两名女店员,忙将地上的碎碗碴子收拾干净,然后走开了。  于淑倩也随即转身朝向后屋卧室走去。忽听身后传出了老汉那熟悉的不阴不晴的语调:“于姑娘,你辛苦了!嘿嘿,我今儿个又来打搅你了。”  于淑倩只当没听见一样,头也不回地向前走着。这一来,似乎把身后的老汉惹恼了点。他紧随几步,赶到于淑倩的背后,语调低沉而又冷冰冰地说:“于姑娘,现在都什么节骨眼儿了,你倒有心思跟我演戏。哼!你可以跟我装下去,可闹腾出不良后果,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老汉的一席话,字字似钢针扎在于淑倩的心坎,她急忙停住脚步,惶恐地回头注视着老汉,眼神里很像恳求对方不要再说下去了。老汉望着于淑倩那副惨白而又极度憔悴的面容,及那双充满血丝的红肿眼睛,想要往下继续的话又咽回去了。    于淑倩谨慎地扫了扫屋子里的人们,然后不大自然地挂出一丝笑容,冲着老汉装着是刚把他认出似的,语调亲切地说道:“哎呀!大伯,原来是您呢,你看我这记性,您可好多天没来了。噢!今天想吃点什么?随便点吧!别客气,我就让伙计们给您准备。”  老汉诡秘地摆了摆手低语道:“不用了,我这趟来可不是为了吃饭,而是……”说到这,他抵住舌头,四下里环顾了一遭,然后对着于淑倩附耳说:“于姑娘,上次你汇去的钱款我如数收到了。这次来是向你道谢的。你的这点恩赐,可解决了我家的大忙了。我想,眼下我能回报你的,就是对那件事严守秘密,决不让第三者知道,你说对吧!”  于淑倩释然地轻点了点头。接着,老汉又继续说:“这一点你尽管放宽心,我向来是个守口如瓶的人,绝不会泄漏天机。另外……我还有件事需要你继续帮忙。我们还是进里屋谈吧。”于是二人又进了卧室房间。  进了卧室,老汉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有种喧宾夺主的气度。并开门见山地讲:“前不久,我女儿出差回家,哭哭啼啼地告诉我,说她这趟出差误了大事,随身携带的五千元公款,不小心在外地被贼掏了,情急之下,只好向家里索钱顶帐。我不能眼看自己闺女受难,只好从家中的一点积蓄中支取了五千元让她交公。可这一来,我家的日子又开始捉襟见肘了。没法子啊!为了缓解生活困境,只好又麻烦你来了,请拿出五千元的资金,帮我一下,你看……”  “什么?天呐!狮子大开口,你当我开银行的嘛?你……你这是让我给你家堵窟窿啊!可我的资金都投在生意上了,手头没那么多,只能拿三千给你了。”  老汉听到这,脸色一沉,不轻不重地说:“小于姑娘,我看你做生意是个精明人,怎么为人处世这么不识时务呢?我老汉对你够善良的了,换了任何人,你还能侥幸到今天?眼下我有了难你却不肯出力,想看我热闹?这未免不仗义吧!是不是过河拆桥啊?哼哼!恐怕这条河能否趟过去,还不取决于你。眼下,你要诚心为自己的身价性命着想,就别吝啬这点钱款。丢卒保车是明智之举。” 共 1094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割包皮手术有那些步骤
黑龙江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