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亲身体验医院工作妇产医院天天都在倒时

2019-06-09 16:12:26 来源: 衢州信息港

宝宝有点咳嗽
宝宝有点咳嗽
宝宝有点咳嗽

今年8月20日,北京市医管局局长封国生“暗访”北京同仁医院,排了一个钟头的队后,被告知上午的眼科号全部售罄。 柴程 摄

手记

从今年7月份开始,北京市医管局推出“相约守护”医务体验活动,邀请社会各界人士深入到京城各大医院,体验医务工作者的苦与乐,感受患者看病的难与累。截止到目前,共有200多人次参与了此次医务体验活动。

从北京市医管局了解到,推出“相约守护”活动的初衷是要建立一个医患共克疾病、共守健康的同盟,希望在这个同盟基础上增进医患之间的信任和理解,共同守护百姓健康。

在这次体验活动中,每一位体验者都写下了自己跟随医生出诊的所看、所感、所想。在他们朴实的文字里,展现的是一所所真实的医院、一群群真实的医务工作者,当然,还有蜂拥的人群、焦虑的患者……

摘取了一部分体验者的日记,试图从他们的视角来打量,在当前的就医环境下,医患双方该如何“相约守护”。

天天都在倒时差

体验地点:北京妇产医院;体验人:刘箴

7月17日,我在北京妇产医院产房工作了7个小时——给助产士当助手。这里是全北京繁忙的产房,一个月要出生600多个孩子,忙碌的时候,一个夜班,从晚8点到早8点,6名助产士接生了26个孩子。

“金眼科、银外科,苦累妇产科”,助产士在产妇平均长达10小时的待产和分娩时间里,除了正常医疗技术服务和接生工作之外,还要费尽口舌稳定产妇的情绪,必要时还要做包括按摩在内的非医疗镇痛协助。这里仅手持按摩器就有10多种,都是助产士们自己平时从各处搜罗来的,“有时候,换一种按摩器,产妇就觉得舒服很多”。

助产士是一个没有白天和黑夜之分的工作群体,一次白班轮下一次夜班,天天都在倒时差。产房面对的是忍受10级疼痛的产妇,这是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不少产妇因此处于崩溃和失控的边缘。如何限度地控制产妇情绪,让她们坚持到分娩,是一项极具挑战的工作。“我受不了了,给我剖了吧”,这是阵痛发作时常听到的话。助产士们为此得准备好几幅面孔,一会儿要柔声细语:“是好疼哦,要不怎么说妈妈伟大呢……”一会儿又要板起面孔断绝产妇退路:“没有这个选项哈,从来没有因为疼得受不了改剖的……”助产士们随时根据产妇的情绪变化调整着不同的激励方式,而产妇们也确实在这样的“连哄带教训”中一步步坚持了下来。“一味哄着是不行的,尤其是面对本身就比较娇气的年轻产妇,有时候越哄她越觉得委屈,越没有动力坚持。”

名物志老人能量鞋創奇跡 引關注!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氣候異常致使鞋服產銷行業庫存積壓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李寧CMO鄧曉華:改變是生活的常態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