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贝索斯宁要铤而走险的快乐7z

2019-06-14 22:57:09 来源: 衢州信息港

电子消费品市场近期有两大动作,一是Kindle的降价,一是iPad疯狂的销售。杰夫贝索斯正在带领亚马逊挺进新市场,并向尽可能多的终端拓展。但是,这些足够吗?

【中国企业家】编者按:在互联泡沫时期,杰夫贝索斯曾被视作一次性奇迹,人们怀疑在沃尔玛的攻势下,亚马逊将销声匿迹。现在,面临iPad对图书和读者市场的悍然进攻,人们又开始怀疑起来。但是,贝索斯并没有如坐针毡。

他也没有理由如坐针毡。上一季度,亚马逊的财报显示利润达2.99亿美元,同比增长68%。其电子书店的图书数量是30个月前刚建立时的十倍。贝索斯还宣称Kindle的用户数量以百万计。上周,在BarnesNoble的Nook降价至199美元之后,亚马逊立即为Kindle降价至189美元。尽管贝索斯并未视iPad为威胁,但史蒂夫乔布斯宣称不到30天,iPad用户已下载150万册电子书,这个消息预示着对电子阅读器蛋糕的竞争已经开始升温。

在亚马逊的新总部,《财富》与贝索斯探讨了他的公司如何起于累土,又如何迈向未来。

显然,Kindle降价是为了应对Barnes Noble对Nook的价格下调。但是iPad是否也从中起了作用?

贝索斯:不。iPad我想还会有更多平板电脑产品涌现出来的,这真的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产品类别。Kindle是为读者准备的。

到目前为止,你们一直能够吸引消费者。去年,亚马逊占电子书市场份额的80%。增长何以如此之快,你又能否保持这一势头?

贝索斯:几乎连我们自己都忘了,Kindle才推出30个月而已。我们的电子书店战略是一次购买,随处阅读,不管是在iPhone上,还是在黑莓上。我们希望读者能随心所欲地阅读,用PC,用麦金塔,用iPad和iPhone,用Kindle。只要想阅读,就可以通过自己便捷的方式来获取内容,任何电子设备都可以。

我们视这为使命。我坚信,使命感能够带来更好的产品。这不只是一单生意。生意是必须的,但那不是你做事的全部理由。选择做这件事,是因为某些有意义的动力在驱动。

随着电子设备不断成熟,市场不断增长,你认为书籍的定义会发生改变吗?

贝索斯:我认为,书籍的定义正在改变。它变得更加便捷了。现在,不到60秒,你就可以得到一本书。

但是,在某种意义上,书籍还保留着初的本质。还有一点没有改变,那就是物理意义上的书籍行将消失这一趋势,所以读者能够进入作者的世界。在读一本实物书籍时,人们会被墨水、胶水和装订所分散注意力,这些在读电子书时就统统不成问题。Kindle的设计是统一的,所以当阅读时,整个设备都隐去了,只剩下读者和作者笔下的世界。

过去,你曾经是低价电子书的支持者,也是书籍出版商代理模式的公开反对者。现在,你们自己却转向了代理模式,像亚马逊一样的电子书店会受到损害吗?

贝索斯:不会。起初,出版商规模不一,他们的意见也并不一致,几乎有多少出版商,就有多少意见。所以有的人把价格压得远低于9.99美元,也还有些人则巴不得越贵越好。所以你看到的就是份额的转移,从一群出版商手里转到另一群人手里。

五年前,假如你拦住路人询问亚马逊是什么,他们很可能回答说,是一个书店。五年以后,你希望人们如何概括亚马逊?

贝索斯:我希望人们说,亚马逊是全世界以客户为中心的公司。我们的工作针对用户需求展开。许多公司都会看自己的技术所长,然后从技术出发开展工作。这是一个非常不同的路径,我们会关注客户需要什么,基于客户需求再学习我们必须掌握的技术。

你过去曾经说过,一家公司从失败和成功中学习到的同样多,现在你还这么相信吗?

贝索斯:是的,关键是这家公司必须去试验,当然也必须减少试验成本,所以才有余力在单位时间内做尽可能多的试验。而且,如果你能预见到结果,就不称其为试验了。

你要做许多试验,而其中很多都会失败,但是没关系,因为如果做得足够多,就总会有成功的结果。如果你想要发明创造,这才应该是你的想法。在亚马逊,我们非常关注发明创新。看了我们的发明就会知道,我们要生产的绝不是我也是的跟风产品。

密切追踪是一种普遍的商业策略,而不是说有根本性错误。这种策略大致是说,我们要等等,等所有的竞争对手去趟地雷,它们大部分都会失败,但是我们会在旁密切关注,一旦等到任何成功迹象出现,就立刻跟进。这种办法本无可厚非,只是恰巧不是我们要采取的策略。

当然这是一种更加安全的路径。

贝索斯:这种做法确实更加安全,但是身处快速发展的互联领域,这样做也有其难度,要做到密切追踪并不容易。这种战略也并非没有挑战性,我只是碰巧觉得探索和创造的战略更加有趣而已。亚马逊选择发明创造也是一种战略,但是远比前者有趣得多。

(本文源自《财富》对贝索斯的专访,内容有删节)

小程序微信
小儿癫痫的治疗方法
新零售商业模式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