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屋迷宫

2019-06-25 08:18:17 来源: 衢州信息港

狄青把耳朵贴到门上,感觉外面万籁寂静。无脸人应该回到了静止状态,只是不知道他们在哪个位置停下来。狄青想要把宋蕾弄到二楼,就必须创造一个梯形工具才能让她离开潘洛斯回廊,他需要至少一个盒形物品才能施展异能,环顾房间,除了书和桌子、椅子以及字画,没哪个东西可以呈现盒形的。又要靠鞋子吗?不行,那玩意儿弄出来的道具跟想像中差距太大,仔细想,手镯内空间应该有些瓶瓶罐罐,等时机到了再想办法弄出来吧。打定注意后,狄青回过头示意宋蕾紧跟点,然后就轻轻拧开门把,将脑袋探到走廊上。果然走廊空无一人,反正机会一半对一半,狄青推开门,侧着身子就向左边走去,宋蕾只能战战兢兢地缩在他身后跟着走。走廊上的风景跟之前一样没有变化,窗户外,白茫茫一片的无人街道,天空依然飘着不知明的雪片,狄青记得在二楼时看到街上还反射着冰渣追问的光芒,就现在所见,已经是积着一层厚厚的白雪了。他明白,身处这个世界,时间是流动的。宋蕾从没见过这样的风景,即像十九世纪初的旧上海,又像旧欧洲:“狄青,这是哪里…”“简单地说应该是平行世界。”狄青轻声回答:“如果你不信,我就不想解释这么深了,总之,回去后你就当这是一场恶梦吧。”宋蕾默默点头,对她来说,不过是这个世界的过客,她犹豫一番后,决定不再打听这个世界的任何消息。离开房间向左走两米就能拐到大堂,也就是那间狄青从二楼下来后看到那群无脸人的大房间,正面有着一排折页式木门,每扇门上都安置一块玻璃。这道折页门已经腐朽,玻璃上也满是岁月的划痕,已经无法让人透过它来观望室外的景色了。连接二楼的楼梯还在,可当狄青想要迈脚踩上阶梯时,空气就像结界根本就不能踩上去。“就知道会是这样。”狄青露出无奈的浅笑,他转过身去,想尝试着打开折页门,结果一样纹丝不动。宋蕾看到狄青如此大胆地东摸西碰,潜意识里竟然也跟在身后去推折页门。“嘎吱……”破旧的折页竟然被推开了!狄青猛地转身去瞪宋蕾。“我…是不是做错了?”宋蕾被他的架势吓到了,按在门上的手颤抖地缩了回来。“呃…不知道。”其实被吓到的人是狄青,自从进入这个异界,他从来都是被关在密室里的,即便是之前那个浮岛空间,他和习隆不是在空艇里就是在仓库,就算有幸离开空艇坠落浮岛,停留在室外的时间也没多久。宋蕾竟然拥打开对狄青来说相对封闭空间的能力,这是件了不得的事。“你想不想出去。”狄青知道这话意味着什么,如果说自己已经被限定为不允许离开空间,而宋蕾则拥有离开空间的能力,那么跟着她,就能有机会试着踏入新领域。宋蕾不明白他的意思:“你不是说上二楼就能让我回家吗?为什么要出去?”“因为我是从二楼来的,刚才你也看到了,我没办法再进二楼,被限制了。既然你能打开这门,我应该可以想办法从外面把你送回去。”狄青也是吃了豹子胆,不过是脑海里的猜想,明明依照假定也能让宋蕾自己走上二楼再回原世界的。狄青太想出去了,迫切想要探索外面的世界,他没把第二个假设说出来。这个说法跟之前的不一样,就算宋蕾初来乍到,不知道狄青的小九九,可是光凭狄青脸上所流露出无法捉摸的神情,足够让她犹豫不决。是出去,还是想办法上二楼,这关系到能不能回原世界。宋蕾防范性地向后退去两三步,跟狄青拉约一米五的距离。“我不是坏人。”狄青强调:“这里就只有你和我是活人。”这话不假,只是如同狄青迫切想了解外面一样,她对原世界也归心似箭。“要不你试着自己上二楼吧,不过我得诚实告诉你,二楼也有四个无脸人,如果你能上去,就上吧。刚才你也看到,我上不了。”狄青还在句尾用严肃的口气着重说明,他上不去。宋蕾总算明白他的意思了,就算她自己能上二楼,也无法单独面对四个无脸人,加上她搞不清楚如何离开这个世界,所以只能选择跟狄青离开这座建筑。宋蕾不想再和他争辩,带着恐惧和复杂的心情,她默不作声地把折页门完全推开了。如果是狄青自己迈腿出去是不可能的,他突然就伸手去抓握宋蕾的小手。“你干嘛!干嘛!”宋蕾真真被吓到了,她拼命挣脱奈何敌不过狄青的手劲。“别喊,你得带着我才能出去,没有你,我离不开这栋楼。”狄青捏紧她的手,本不想那么用力的,可又怕她挣脱了,只能死死拽紧。“知道了,你不能这样抓,我的手会骨折的。”宋蕾说着,脸色片片惨白。狄青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普通人了,骨骼筋肉都被神秘银发男改造过,他稍微松开宋蕾的手,却发现,她整只手掌都留下深深的红印。宋蕾满脸写着不高兴,她反复揉搓那只被捏红的手掌,紧闭双唇,双眼湿润,不知她是疼得难过还是因为不能上二楼而难过。就在狄青想要道歉的时候,走廊远处传来阵阵踏步声。原来宋蕾刚才的叫喊把无脸人惊动到了,从声音可以判断,他们循声正冲自己飞奔而来,而且步速比之前更快更狠。不能再磨叽下去,狄青直接给宋蕾来了个公主抱,然后向门外狂奔而去。然而,外面的世界完全超出狄青的想像。虽然天空飘着雪花,没有寒冷的感觉,尽管地面上积着薄冰和积雪,以狄青的体重却踩不出脚印,整个人就像踩在棉花一样,满满的虚无感。在他身后,那些无脸人也不是省油的灯,足足二十几号人,已经步步逼近。借着无脸人作参照物,狄青惊讶地发现自己根本成了电影里正在播放的慢镜头,无脸人是快镜头,这种速度的差距,不出两分钟,他们之间就会达到零距离。“草……就不该出来!”狄青对着自己暗骂一句。这真可谓是好奇害死猫啊!

哈尔滨好的癫痫专科医院
青岛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家好
玉溪白癜风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