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路在何方一路寻找

2019-03-17 22:47:37

“路”在何方、一“路”寻找

宁浩曾经说过:“其实,每次拍电影之前我都喜欢给自己一个命题,我到底要在影片中解决什么问题。”《心花路放》主要讲述了耿浩、郝义的猎艳之旅,耿浩是一个音响店老板,妻子与自己离婚,悲伤地不能自己。在旅程中,耿浩经历了一系列争情,学会了正视,振作起来。该片贯穿宁浩独到的视角,以诙谐幽默、嬉闹调侃的方式,展现了当下大众文化心理,展示了杀马特、剩女、代际差异、同性恋等社会热点现象,反衬出普罗大众的生活百态。

一、叙事手法:双线叙事

从幽默风格来讲,《心花路放》有着宁式以往片子(《疯狂的石头》《斗牛》《人在囧途》)质素;就叙事手法而言,《心花路放》有着独特的风格,《心花路放》有着明显线性叙事印记而非散点叙事。影片中存在着两条叙事线索,但时间顺序是颠倒的,这正是宁浩的特色之处,以此叙事手法暗喻了当下人们怪诞的生活状态。

现实时空线索,妻子和耿浩离婚,耿浩深陷离婚痛苦,为了让他重新振作起来,郝义带着他和他的狗踏上了一趟情感治愈的云南之旅,在旅程中,他们演绎出一个个插科打诨的幽默故事。在这条线索上,前妻的身影始终出现,这也为观众埋下了一个伏笔,引起观众猜想欲望。

过去时空线索,文艺女青年康小雨,有着清新的文艺气质,女大当嫁理念不断地给其制造压力,康小雨的形象也折射出了当下年轻人的现状,为了能够逃避现实,她踏上了云南之旅,在这条线上,观众一直希冀文艺女青年康小雨与耿浩的相遇,结束了康小雨的单身旅程,完结耿浩的阴影世界,特别是他们都拥有一条小狗,这唤起观众众多的美好幻想,直到影片,观众才揭晓康小雨是耿浩的前妻,他们是结合在了一起,但是一种乍暖还寒的感觉,宁浩打碎了观众建构起的完美“期待视野”,与耿浩离婚的就是康小雨,过去时空线索的穿插只不过是耿浩对自己与前妻的一种美好回忆,有微笑也有痛苦,让观众感到一种带泪的微笑。

两条线索形成一个回环接点,“乍暖还寒,冷暖自知”,遇到事情得自己面对,重新开始。在这一趟旅程中,他们一“路”寻找并终找到答案,郝义找到了自己爱情,他曾经不把爱当回事;音乐老师小北的出现,也暗示着耿浩解开了心理的症结,开始了新的爱情之旅。

二、叙事话语:商业话语与精英话语的糅合

随着全球一体化的进程,人们的社会文化正向多元化趋势发展,特别是大众文化的异军突起,文化的肃穆基调逐渐被解构,代之而来的是“休闲消费…‘娱乐至死”等。商业文化话语,“是一种文化工业的产物。它不以个性、创造性、美学韵味为旨归。一切以市场的需求为标准”,商业价值是其追求的重要目标。“这一次宁浩在《心花路放》中,显然试图解决大众文化消费和作者个人表达之间的平衡。”作为一部商业片,显然商业价值是《心花路放》追求的重要目标之一。

(一)喜剧题材

《心花路放》中的黑色幽默气息深深地抓住观众的心理,内容上糅合了各种搞笑的噱头,影片开始部分郝义调戏护士的部分。护士:“输完了叫我”,郝义:“我能现在叫你吗?”护士:“怎么了?”郝义:“你扎错了,他才是病人”。护士:“你怎么不早说!”演员精彩的表演和精彩的对白让观众忍俊不禁。在收费站,郝义让耿浩练习搭讪女人的技巧,耿浩操着浓重的方言说“你真漂亮!”,观众脑海中的期待应是一个漂亮的女收费员的画面,但结果却打破了观众的期待视野,一位上了年纪的收费员回答“拿卡”,不仅让观众感到里边黑色幽默,这让人联想到姜文《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情节,马小军追米兰的情节,卖冰棍老太太的蓦然一笑,让观众忍俊不禁。

(二)商业性运作

在影片上映之前,影片宣传方便铺天盖地的进行宣传,像黄渤客串《中国好声音》(2014年第三季)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实现了电视节目与电影宣传的有利结合;同时,在络盛行的当下,为了能够引起这络受众的注意,影片宣传方利用络拉起了络宣传攻坚战,像络上的《心花路放》的宣传片段便是显证,影片宣传方大力推广该片,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激起了潜在观众的观看欲。

(三)创作阵容

“在明星的背后有一个更庞大的电影工业——通过发现明星、培育明星,利用媒体炒作明星,进而控制票房甚至控制观众”。显然,在日益激烈的票房争夺战中,明星无疑是获得票房收入的重要方式之一。黄渤、徐峥是宁浩的御用演员,两位演员有着很多的观众群,他们多次参演宁浩的影片,是观众熟悉的宁浩标签。在《心花路放》中,二人继续参演,吸引了他们背后的受众群,确保了影片的收入。

“精英文化话语是一种知识分子话语,它以一种对纯粹的知识性和人文态度的追求而同其他文化话语相区别”。现实生活中,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大众紧绷神经,“终日奔波苦,一日不得闲”,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多,无处释放压力。对当下人们的生活状态,宁浩以自己独到的视角,通过幽默形式在《心花路放》中展现出来,让观众感到幽默,会心一笑后又是思考,耿浩与郝义的猎艳之旅中,宁浩将剩女剩男、爱情等社会热点问题呈现出来,二手音响店老板、剧组制片人、文艺女青年、都市白领、“洗剪吹”杀马特等等平凡人物,“他”或者“她”遇到的生活琐事正是现实生活中“他”或者“她”经历的事件,因此,这些人物更像是象征普罗大众的一个符号,是现实生活中,观影者熟悉的“他”或者“她”。

(四)情感共鸣

指“自己(主体)受到别人(客体)已产生的某种情感的感染,自己(主体)也产生了与之(客体)相同或相似的情感”。宁浩带领观众以局外人的视角进入自己预设的电影梦境中,关照两个主人公旅程中的荒诞、诙谐、幽默、无奈。与二人情感一起波动,使之产生类似的情境,在影片中,宁浩没有生硬地将长篇大道理呈现给观众,只是观众潜移默化地达到与主人公的情感共鸣,反观自己,以此达到一种烦恼释放的效果,因此,治愈之旅何尝不是大众琐碎生活的诠释。

三、人物塑造:性格鲜明的人物

“一部影视剧主题的表现,无一例外是由人物形象的塑造来体现的。对于一部影视剧来说,人物形象及形象系列的塑造所具有的主导和决定的作用,就是它主导和决定了这部影视剧的美学风格”。可见,人物的塑造对于传递主体思想的重要性。

社会节奏的逐步加快,人们无以适从这种飞速的节拍,进而产生一种麻木状态,爱情婚姻不似传统观念中的那么唯美,爱情婚姻更像是一段艰辛的旅途。宁浩塑造的各色人物形象,不仅串联起故事,且鲜明地反应了当下的热点现象,宁浩以自己独特的视角解读了人们对于爱情与人生的密语,反映了当下的大众文化心理。

(一)搞笑的loser——耿浩

loser是当今社会流行的一个词语,指代一定群体,许多影视剧作品中都有loser的身影,loser以自嘲形式衍生出一种搞笑的效果,通过泪中带笑的故事与当下的loser们产生共鸣,激励loser们不断向着自己的目标奋勇直前。与其他影视作品中的loser相比,《心花路放》中的loser们没有生硬向观众们灌输艰深人生道理,而是通过嘻哈的风格让观众感同身受。

耿浩(黄渤饰演)在《心花路放》中,是一个典型的loser形象,一位没落的歌手,开了一个二手音响店过着平淡的生活,妻子康小雨又与自己离了婚,使他痛苦地不能自己。好基友郝义为了让耿浩重新站起来,带他踏上了一趟疗伤之旅,在这个过程中,耿浩频繁的出现一些比较囧的事情(与“阿凡达”的争吵、与白领女郎的爱情萌芽等),让观众哭笑不得,在一件一件事情过去之后,他学会了面对,正像思晴的喷雾剂上写的一样“遇到问题要正面面对”。

(二)花心的“屌丝”——郝义

郝义(徐铮饰演),是一个制片人,与耿浩相比,他是一个恣意随性的人,对待爱情,他没有耿浩的专一,每次艳遇时,他总是能够泡上女人,两者形成一种对比,郝义更像是一个winner,而耿浩始终是一个loser,就像郝义对耿浩发发脾气时常说的“你就是一个loser”,一次特别搞笑的是,他们和白领女郎思晴的相遇,郝义失败了,原本观众以为耿浩为成为winner,但是宁浩再一次打破了观众美好期待视野,二人都失败了,他和“阿凡达”(陶慧饰演)的分分合合,终让他感悟到爱情的真谛。

(三)“杀马特”萝莉——周丽娟

“杀马特”是一个风靡互联的流行词语,由smart翻译过来的,原始含义是聪明、时尚,在当下具体指代特定的青年群体,杀马特成员有着鲜明的特征:浓妆艳抹,烫染不同颜色的头发,穿着奇装异服,听着一些奇异的络歌曲等等。

作为一种青年亚文化形式,“杀马特”们“透过某种惊异的风格,同时努力扩大着它的影响力,借此挑战主流文化,迫使其承认自己的观念、价值和结构”。青年们有着自己理解事物的方式,但是父辈们的传统理念,约束了他们的自由度,使青年们产生内在的叛逆心理,为了宣泄对“他者”的不满,“我者”通过怪诞的装饰,引起“他者”注意,以此获得“他者”认同,进而释放内心已久的压抑。

银幕中的周冬雨正是这一群体的符号,一头黄发、浓重的眼影、打有特异的耳钉,她标榜“男朋友要有与自己一样的耳钉”,但原来男朋友说父母不让打,她便断绝之间的情侣关系。

(四)气质美女——思晴

张丽饰演的角色,白领女郎——思晴,一方面,她温文尔雅,有着姣好的面容,曼妙的身姿,谈笑间彰显出知性女人特有的韵味。另—方面,当遇到危险时,又有女汉子的气魄,拿出防狼喷雾保护自己。她姣好的面容深深地吸引这郝义,但她对他没有好感,却对屌丝耿浩有一些好感。当耿浩想开始这段恋情的时候,令他愕然的却是她与另外一个女孩在接吻。

综上所述,宁浩导演以特有的叙事手法,将情感元素、明星元素、嬉笑元素糅合在一块,给观众呈现出一顿视觉盛宴,折射出了当下的社会症候,给平凡人以心灵烛照。

责编:传媒


VZA去黑头面膜
蜂鸟娱乐官网
旋进旋涡流量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